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在唐朝的宠妃生活 > 第95章 玖拾伍

    到了除夕,孙茗早早地起身,又受了万寿殿上下宫人叩头拜礼,吩咐花枝她们把备下的红包给赏下去。

    前一夜李治还搂着她絮絮说了许多话,一是感叹年复一年时间过得这样快,他们如今这样着实有些不容易,二也是他登基之后孤掌难鸣,如今渐渐上手,是考虑怎么把世族门阀给打压下去了。

    但凡于政治上稍有出格的想法,李治就很难获得朝堂上的支持,这些都要他在别处寻找突破口……就说过年吧,李治是又期待见着李恪诚信拜服他,又恐他提及立世子的事情,概因,无论李治多想做一个胸襟宽广的帝皇,但他内心又对李恪深深的忌惮。

    李恪如今正值壮年,文韬武略,又有政绩。他自己又何尝不知道他的这层身份的尴尬?要说他想谋反倒也罢了,可他偏偏如太宗皇帝那样告诫地老实起来……

    有时候,你的身份注定你必定要事与愿违了。

    孙茗也是,即便她如今贵为贵妃,但像这种节日,也是要去立政殿问声安,略坐会儿的,哪怕她心里再不情愿出的这趟门。

    仅是不同往日,立政殿一扫平日里的清净,各宫各殿的妃嫔前来,还有公主、贵妇们也同至,来来往往的宫人不计其数,一派热闹祥和。

    孙茗扶着花枝的手进了立政殿,萧淑妃不过是比她早到一刻,刚刚落座而已。

    从门房唱“贵妃娘娘驾到”,屋子里原本喧闹的都清一色地静默了一息。像这些常在长安城里与宫闱密切出入的贵妇,对这位大名鼎鼎的贵妃娘娘可是好奇得不得了。时人都八卦,尤其这些女人……

    贵妃娘娘寻常也不出面,国宴的时候不过匆匆露了一面就离开了,向这样近距离地正正经经地见面,是少之又少。

    所以说,在向来以讹传讹的风言风语中,所有人无非是以为这娘娘就算不是长了三头六臂那般与众不同,也该如天仙美人下凡那般美得悚人了,不然,怎么会叫圣人如此神魂颠倒,连别的妃嫔连见都不见的。

    孙茗一进屋子的时候,就施施然地与贵妃见礼,又瞧见一旁的城阳与新兴一道给她使眼色,就笑着上前同座。

    诸人不过是悄悄打量,哪里会明目张胆地打眼去瞧,谁也不敢做那出头的橼子,叫人白白地记恨。

    皇后身边的文秀叫人给看了茶,就听萧淑妃出声道:“贵妃妹妹来得迟了,待会儿要自罚三杯才好。”

    萧淑妃存在感极强,边上那么一座,本就无人敢小觑,这样轻轻巧巧地一句话吐出来,便有人在底下相互使了眼色。

    这太极宫中,每来一回,就探得一耳朵八卦。这萧淑妃与孙贵妃两人争宠,在长安里也是无人不知的。

    孙茗正听城阳说着话,见萧淑妃拿她说是,其余诸人又朝她瞧过来,若不吭声,就落了下乘了,于是回到:“既然来迟了,妹妹认罚,可姐姐若再拿别的事儿来说,那妹妹定然不依的~~”

    萧淑妃见这番她惺惺作态,要是她真拿别的事再来与她分说,就彰显她小肚鸡肠来,于是又转移话题,朝徐婕妤瞧了一眼:“不过,有的人倒是来得及时,听说一大早就来立政殿拜年了?”

    贵妃娘娘亲自去教训徐婕妤的事情,出了宫闱之中,便是长安城里也早就听说了八卦的,都暗道这个贵妃如此明目张胆的。如今萧淑妃如法炮制地一番羞辱,饶是徐婉心思再多,也不免羞红了脸。

    当日,她在贵妃走后,就来寻王皇后哭诉。当然这不过是个名目,她实在心内五抓挠肝似地想要把那感业寺的女尼给挖出来。之后连日来更是常往立政殿跑了。

    王皇后虽然对徐婉已再无期望,却又不好将人随意打发了,只得日日敷衍。

    但徐婉心中计较颇多,一天两天尚且不能成事,这般数日下来,立政殿就这么大点的地方,这么些人,如何会探寻不到?暗道这个皇后瞒得好深啊……

    于是对于贵妃的话,就又信了两分。

    对孙茗来说,这些人最好把武媚娘的事给勾出来,但于徐婉来说,又抱着叫皇后、贵妃和萧淑妃狗咬狗。

    而萧淑妃虽无大智慧,却也有小聪敏。她知道论身份,王皇后是正统,那她就争宠爱。再之后论受宠,她又比不过孙贵妃,那就一心扶持自己的儿子。结果圣人迟迟未立太子的打算,她就收服了一干宫人充作眼线。

    如今她自得于抓了王皇后的把柄,早就大喜过望,只盼着她露出一丝半点的马脚来,好叫她做了由子乘机收网。

    这群人,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算计,哪里会如台面上这般平静?

    便是萧淑妃的两句呛声的话语,也不得王皇后抬头数落一言半语的,她也最好叫她们自己相互攀咬。

    于是,在徐婕妤如坐针毡的时候,还是孙茗又插了话:“以前也没见徐妹妹这般勤勉,莫不是皇后娘娘这里有什么好处,引着你来不成?”

    王皇后眉心一跳,心中暗觉不妙,就听萧淑妃立时挑着眉嘲弄起来:“这有什么,贵妃妹妹你是不知道,皇后这宫里,可是藏了个天仙美人呢!”

    话一落,满屋子人都朝萧淑妃和王皇后两相看去,就是徐婉也忍不住拿眼去瞧。

    孙茗知道萧淑妃性子最傲气,如此敢作敢为,也唯有萧淑妃了!

    皇后顿时气结,指着萧淑妃道:“淑妃妹妹可别无中生有!”

    只是别人倒也罢了,偏偏萧淑妃最不耐烦皇后了,从来也没正眼瞧过她,自然也没拿她当回事。闻言,拿手扫了扫鬓间的碎发,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至于我有没有无的放矢,可不是姐姐您说了算的。”

    她这样当头一说,王皇后竟真的拿她没有法子!在座的有多少人瞧着她们俩,她今日否决了这件事,他日武氏的事情一曝出来,她这皇后不尽不实之语就落人口实了……她贵为皇后,乃是国母,又如何能够信口开河?

    见王皇后气得说不上话来,徐婉只好一脸地为难:“淑妃姐姐若说得是从感业寺而来的女尼,就大可不必了,她入宫不过是因为魏国夫人提及,要为大唐江山祈福,就在立政殿后头设了小佛堂,又请了人来日日念经。”

    听见徐婉开口为她辩驳,王皇后顿时有了主心骨一般,忙点头称道:“正是,淑妃妹妹你实在太多虑了。”

    皇后只当徐婉心里紧着她,才为她寻了借口出来。如今推说到她母亲身上,她便不必再寻其他借口来,何况叫女尼是为祈福,她只当不知那女尼乃前朝妃嫔也就罢了。只是,她哪里知道徐婉心里的一番算计?

    萧淑妃如何肯死心?一听就知道这两人狼狈为奸,就嘲讽起来:“要真是这样,皇后姐姐为何还要遮遮掩掩的?还有你,徐婕妤竟是对立政殿的事情了如指掌……”

    孙茗知道话已然被圆了过去,但既然武氏的事已被她挑了起来,索性就言道:“大过年的,我们该同庆才是,既然皇后姐姐身边如今有现成的人选了,不若举行‘大傩’仪式,让高人一同‘逐除’?”

    她只作一副懵懂之态,王皇后与萧淑妃当然不防她知之甚详,只看她的脸上一副憨笑,像是无心之语。

    全部人当中,也唯有一个徐婉知道贵妃的心思,但她此刻也闭紧嘴巴不发一语。正因了此事也如她心中所预谋的!

    年尾“大傩”仪式都是为了击驱逐疫疬之鬼,孙茗一提叫武氏出来一同“逐除”,竟是叫王皇后无可辩驳……

    是王皇后自己亲口承认的,她叫来感业寺的女尼是为大唐祈福啊!

    徐婉心中一声嗤笑,面上只露着一丝惊慌瞧着王皇后。

    皇后此刻竟也无言以对……

    此刻满堂这么多人看着,她怎么也想不出借口来推拒,只要于身边的文秀点头,差她下去安排。

    她把最终的希望落在了武氏身上。

    武媚娘生来就聪敏,心机过人,不然也不至于一入立政殿就站稳了脚跟。几天下来,王皇后竟也隐隐地开始倚重起她来……就是立政殿上下宫人,也对这个平易近人又姿容甚美的女尼颇有些好感。

    武氏此前在宫中受了十多年的冷遇,在宫闱如何生存早就有了切身的经验,与她来说,立政殿、王皇后,不过都是她的跳板,李治才是她的目标!

    只是,她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到底还能不能重头来过?

    这时,文秀已行至偏殿,见了武氏,二话不说,把主殿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临末了,又嘱托一句:“万事如何,还要看你的了。”

    皇后娘娘原是想将她将养得光可鉴人,好的贵的根本毫不吝啬地差人送来,如今她连发都未来得及续上,如何能够就这样出现在众人面前,出现在李治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