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蛇蝎相女魅惑天下 > 第 98 章

    98. (大结局)中下篇

    在边关,襄阳城里。

    这半个月里,尹翼风天天都呆在战场上,每次迎战都能大获全胜,今日他们终于夺下被攻破的最后一座城池,全城将士都十分高兴!

    这晚,是夏邑为收回最后一座城池开的一场庆功宴,众人都是高兴至极,在营地里狂欢,尹翼风逆光坐在上面,脸上有些落寞!

    他想夏旋媚了,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她怎样了?、

    慢慢的,尹翼风在这一片繁华里感到了孤独,然后那心脏就像他刚刚离宫时疼了起来……

    尹翼风有些疑惑,然后就想起墨刑没有说完的话,尹翼风唤了个小兵让他将墨刑唤到了跟前。

    “皇上,唤属下来有何事?”

    “嗯,之前你说有事和我说,你还没说呢!”尹翼风抬头对着墨刑道:“说吧,什么事?”

    墨刑被尹翼风一提醒,就想起了夏旋媚已经不在宫中的事情,但现在正是大战初捷,如若照这个趋势,拿下翼龙也不是不可能,但如果这个时候告诉了皇上,那岂不是……

    想了想,墨刑低头道:“回皇上,属下并没有什么事……”

    “撒谎!”尹翼风沉声道,他与墨刑从小都待在一起,墨刑的一举一动尹翼风怎么可能不明白,他这样定时有事!

    “皇上……”墨刑有些为难,但在尹翼风阴冷的眼光下还是败下阵来:“皇上,属下还请皇上不要激动,更要与大局为重!!”

    “我知道!”尹翼风说道:“说吧!什么事?”

    “皇后……皇后……不见了!”墨刑吞吞吐吐的轻声说道。

    这轻飘飘的声音却在尹翼风心里炸开了花:“你说什么!”

    “皇后不见了,就在半个月前!”咬了咬牙,墨刑再次重复了自己刚刚说的话!

    “怎么会不见了呢!是不是有什么……”尹翼风激动起来。

    “不会!属下怀疑,是皇后自己走的!宣化宫的将士都被人迷昏过……”

    “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离开我!!”尹翼风站起身就向着营地外面冲了去!

    墨刑早就料到尹翼风会这样,先一步挡在尹翼风面前:“皇上,现在战况紧急,若我们再努力一下,翼龙可就是夏邑江山了呀!”

    “你让开!我要去找她问个明白!!”尹翼风推开墨刑道!

    “皇上若是走了,今后你要怎么面对这夏邑将士和夏邑的百姓!!”墨刑对着尹翼风大吼道!

    “可……可……”尹翼风愣了,他想要去找夏旋媚,可是,眼看着就要成功了……

    第二天清早,尹翼风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冲动,牵着一匹马便马不停蹄的朝着夏邑帝都奔去!在他走后,墨刑便走了出来,朝着尹翼风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他就知道,皇上离不开皇后!!

    此时,西羽!!

    “柳荫,你去把那个煮苹果再拿几个过来,我还饿!!”躺在院中的夏旋媚转头对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发呆的柳荫道!

    西羽的阳光很好,是在北边的夏邑不能比的!

    “啊!主子,你已经吃了好几盘了!”月华惊讶的看着夏旋媚道。

    “怕什么?只要主子吃得下,吃多少都没问题!”说着,柳荫又拿了几个煮苹果!

    “就是!难道还怕我没钱不成!”柳荫说刚说完,落桦谦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夏旋媚转头看着院门口缓缓朝着自己走过来的落桦谦笑了笑:“怎么,又来勾引我家月华了?”

    “主子说什么呢!”月华一听,红了脸,瞪了眼落桦谦起身走了!

    落桦谦却颇为幽怨的看了眼夏旋媚:“我倒想,可被你吓跑了!”

    “呵呵……你果真想要娶我的婢女?”夏旋媚让柳荫给落桦谦端了个木椅,然后对着他说道。

    “怎么,你愿意将月华给我了?”落桦谦惊喜的说道。

    “嗯……没有!”夏旋媚微微洋溢着笑意道。

    “你真是……”落桦谦无奈,这月华,他确实很喜欢,直来直去单纯得很!虽然有时候太凶了……

    “要想娶我家月华,哪有这么容易?”

    “嗯?怎么说,我还是有希望咯?说!你想要什么?”

    “嗯……这可难到我了!”夏旋媚皱了皱眉头:“我……想要的东西,你可能不会舍得啊……”

    “说吧!你要什么我都同意!!”咬了咬牙,落桦谦说道。

    “呵呵,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夏旋媚一拍掌,坐起身对着落桦谦道:“我要你这西羽的一半座城池作为嫁妆送给我?如何啊?”

    “啊……”空气里回荡着两道惊讶的声音,一男一女!

    一旁的月华连忙上前走到夏旋媚面前,满眼委屈:“主子,你难道要为了西羽的一半城池将属下卖了吗?”

    “卖了?难道月华不喜欢落太子??”夏旋媚微微一笑。

    月华脸色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心底是喜欢,但是主子所喜欢的也是皇家之人,原本那般风光的人却……

    夏旋媚知道月华心里在想什么,却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便转头问着落桦谦:“若我说,你要是能放弃这太子之位,我就将月华嫁与你,你答应吗?”

    月华一愣,落桦谦也是一愣!

    沉默了好一会儿,落桦谦像是做出了重大决定,眼神坚定的看着夏旋媚:“若你能将月华嫁于我,我愿意放弃一切!”

    “呵呵……月华你看,你把这落太子迷得晕头转向,什么都不在乎了!”听到这话,夏旋媚笑了,打心底里笑了……

    这落桦谦比尹翼风可随意多了!

    “哈哈,夏丫头!你可把我儿坑了!”忽的,耳旁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众人一同看去,一身金黄龙袍的老者慢慢的朝着夏旋媚走来!

    落桦谦一惊,连忙朝着老者一拜:“见过父皇!”

    “怪老头?”

    剩余几人除了夏旋媚,听到落桦谦的声音也是对着老者一拜:“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哈哈,丫头,我就说我们有缘,会再次相见的!那二锅头的味道,我甚为想念呢!”老者笑着说道。

    “当时我就觉得您不简单,却没想到您是西羽皇帝!!”夏旋媚站起身,笑笑道。

    “呵呵,何必在意这么多,不过都是些虚名罢了!”老者摆了摆手:“你这都有了身子了!我们是好久都没见了!”

    “是啊!想来,快一年了吧!”

    “嗯,那个跟在你身边的药人怎么没见?”

    “他……他不见了……”提到南宫月,夏旋媚的心脏猛地一疼!

    “哦~是吗?你别伤心,男儿就要志在四方!他会回来的!”老者没有意识到夏旋媚的异样继续说道!

    “主子!!”一旁的柳荫却是知道南宫月已经死了,有些担忧的唤了声夏旋媚。

    夏旋媚对着柳荫露出一个让她放心的笑容然后才说道:“是啊!他会回来的,说不定哪天,在某个地方,我们又遇到了?”

    “嗯,会的!之前我就觉得奇怪,我这小子,怎么整天不见人影,没想到却是跑到你这里来了!你到了这西羽,这小子连我都瞒着呢!”老者冷哼着看了落桦谦一眼!

    “呵呵……”落桦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还好,小子终于开了窍,知道着急自己的终身大事了……”说着,老者坐到了夏旋媚旁边的木椅上,斜睨着落桦谦!

    夏旋媚掩唇一笑,也坐了下来。

    落桦谦听到自己父皇的话连忙拉着月华的手走到老者面前解释道:“父皇,这就是你的儿媳!”

    “你说什么呢!”月华的脸越来越红,娇嗔道!

    “就是啊!落太子可不要乱说,我可还没有答应呢!”一旁的夏旋媚也出了声!

    “那你刚刚……”

    “你莫是真想不做这个太子了?”月华轻声问道。

    “嗯!”落桦谦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既然不放心我,那我就不做这一国太子,也不要这一国之君的位置!”

    “放肆!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为了一个女子就放弃我西羽百年基业!你……你这不孝子啊!!”一旁的老者听到落桦谦的话,立刻对着落桦谦大喝道!

    众人皆是一惊,落桦谦则是紧紧地牵着月华的手:“父皇,孩儿对不住您!!”

    “呵呵……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没看出来老头在逗你们么?”忽的,夏旋媚吃吃的笑了起来!

    老者怨怪的看了眼夏旋媚:“你这么早拆穿我干什么,我还没玩够呢!”

    “好吧……是我的错……”夏旋媚讨好的笑道!

    众人皆松了口气,月华羞涩的低头,落桦谦则将她的手握得更紧。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我有事和夏丫头说!”老者对着落桦谦几人摆了摆手说道。

    几人对着老者行了礼便退了下去!

    “老头,想对我说什么?”夏旋媚伸手拿了个又红又大的煮苹果,看了眼老者道。

    “嗯……你是夏邑的皇后……”

    “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什么都不是!”

    “我知道,但是,夏邑的国君可不是这样想的,他再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