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清宫令妃传 > 第七十一章 可皇上爱着你

第七十一章 可皇上爱着你

    伤了皇上?这话实在是勾起了在座人做所有的兴致。

    “宫内禁药不可乱用。”瑞佳抚了抚自己的衣袖,抬眼威严看着在座诸人“咱们皇上君恩浩荡,六宫雨露均沾,实在是无须用这些下作的手段来争宠!张氏落的今日下场,乃是咎由自取。”

    宫内禁药让诸人的脸都红了一下,诗岚面上有点怒色,拍了一下椅子的把手,冷哼道:“打入冷宫岂不是太便宜了她?这般下作的人,就该拉去慎行司打死,爪子都伸到了万岁爷身上了?谁给她的胆子这般嚣张?”

    瑞佳生气的就是这,女人争宠手段狠戾,无所不用其极,她饱读诗书不是不知。平日里小打小闹,争风吃醋的小事儿她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就算了。只是这回这样子肮脏的手段用到了弘历的身上,是她实在是不能容忍的。她知道弘历不会属于她一人,所以她也没有奢望过,她只想好好地替他守着这个‘家’,可如今,就连这个家她都快要守不住了。

    “皇上仁慈!”瑞佳头一回这般严肃,一向温柔如水的眼眸里有着不能忽视的威严“可诸位姐妹不要忘了,皇权是不可侵犯的。”

    这日长春宫的气势一出,六宫安生了好一阵子。慈宁宫太后听后也颇是欣赏,笑道:“这才像哀家的儿媳妇!”

    皇上固然仁慈,只是这仁慈到底是为着谁,没几个人能看得懂。消息的了证实,昕玥有点无法接受,往日里俩人相互扶持的画面一下一下地在她的脑子里来回穿梭着。她去求了瑞佳,可是瑞佳告诉她的依然是那般冷冰冰的一句话:“那是她咎由自取!”那日晨昏定省昕玥未到场,所以不知瑞佳那当时的表情,她在脑子里给瑞佳已经定了型,她就是那般的温柔贴心的长姐,所以猛然间看到这样的瑞佳,还是懵了。

    悻悻地离了长春宫,婉贵人芳华早已等候多时,见昕玥出来,她便道:“你何苦为难自己,又何苦为难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爱皇上不比你少。若是你知晓了那位昔日的好姐妹做了什么腌臜事儿,你也不能忍受!”

    那几个‘宫内禁药’刺得昕玥的耳膜疼。昕玥几乎是脱口而出:“她哪来的那些本事?”

    或许关键的信息总会在不经意间被人说出来,但是总归不晚。素琪回宫之后,一直坐在炕上沉思,她不知为何自己的眼皮子下边的人都会做出这等事儿,那个张巧鸢何时有这瞒天过海的本事了?一旁怡嫔却说:“姐姐可不觉得奇怪?那日我刚巧在养心殿伺候,皇上扔了书卷就往承乾宫去了。晚上就翻了她的牌子,她都多久未承恩了?这一切可不蹊跷?”

    素琪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沉声问道:“依你看呢?”

    文熙摇了摇头,悻然看着窗外:“我看不透,只觉得不对劲儿。那个魏氏也实在是闹腾,想了那么多点子想要招皇上去她的承乾宫,还说什么雨天路滑,摔了一身的泥?真是可笑,她是摔倒了哪里去了?泥堆里?皇上不还是不去看她,姐姐,你说皇上到底喜不喜欢她?”

    “你瞧着呢?”素琪冷笑“哪个贵人能住到承乾宫里?”

    文熙却啧啧两声道:“这可不见得,说不好,皇上那时只是图个新鲜,如今腻了也未可知!总之,姐姐,魏氏不是泛泛之辈,这事儿单看,看不出名堂,串起来可就有意思多了。”文熙换了个姿势,喝了口茶,似乎要大说一场的架势。

    “张氏与魏氏可是姐妹?张氏见魏氏得宠岂会不记恨?俩人自从都封了嫔妃之后,我可未见她们俩说过一句话。张氏是想着法子,变着花样的想要陷害魏氏,是不是张氏的所作所为被魏氏发觉了,魏氏才想了这么多的点子,招了皇上去,蛊惑皇上除了张氏?”

    素琪拍了拍文熙放在放桌上的手,笑道:“她魏氏有这般大的本事?还能蛊惑得了皇上?皇上可是明君,不是昏庸之人,不然也不会发觉身子不对劲儿,而发落了张氏!”

    “那御膳房的奴才们又为何领了罚?这一切怎么都这般让人瞧不懂??”似乎说着说着,文熙也被自己绕晕了,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怎么我觉得在宫里这些年都白白地活了一遭,如今什么都看不明白,可真是让人费神!”

    冷宫生活可谓无限凄凉,她张巧鸢还未傻到在养心殿用媚药迷惑皇上,可是她袖子里的那些米分末却是最好的佐证,人赃俱获,有口难辩。可是她不愿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人陷害了还无动于衷。于是塞了银两给送饭的小太监,嘱咐把话传到了储秀宫。这恰恰也是巧鸢最傻的地方,她傻傻地以为纯妃是真的为她好,所以从未怀疑过。这回储秀宫避之不及的态度如同一盆凉水浇了下来,让人清醒了许多。这个时候她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还是值得学习的,小太监们看在眼里觉得也是垂死的挣扎,毫无生还的可能。于是这天接了首饰,隔着斑驳落败的红门道:“其实这些首饰压根不值钱,咱们就是想看看,你在这冷宫里头能翻出什么天来!”

    巧鸢一身灰色的粗布衣衫贴着冰冷的墙壁蹲在地上,那些侍卫们的冷笑声,分外刺耳。

    “这个话,咱们就给你传去承乾宫,若是还如同储秀宫一般闭门不理,那就热闹了。你难不成还能传给皇后娘娘?我可告诉你,咱们皇后娘娘可是恨极了对咱们万岁爷做这等事儿!”

    巧鸢抱着自己的腿冷笑,她自从被弘历封为嫔妃之后,真是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整日担惊受怕,不得安生。若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绝对不会被纯妃的话所蛊惑,绝对不会在小林子的枕头下边放那些污秽的东西,绝对不会拿着小林子的性命来威胁昕玥的幸福。此刻,在这冰冷的冷宫里头,她唯一想念的人就是魏昕玥,那个曾经的姐妹。

    摸了摸泪珠,扶着墙壁站起来,抬头看着承乾宫的方向,她裂开的嘴角动了动:“你一定会来的,对吗?”

    昕玥长春宫吃了闭门羹,出了门又被婉贵人拉着说了半晌,此刻心里是格外的矛盾。弘历来的时候,她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没动一下。碧落和芷莲有眼色地退了出去。弘历走进了些,轻轻地揉了一下她的脑袋,说:“又发愣了?可有按时吃药?”

    “那晚……您来看过臣妾?”昕玥转过头,问道。

    “终究是你的人,朕的话她们也不听了!”弘历笑了笑,挨着昕玥坐下。屋内静了须臾,弘历又说“那日是朕不好了,你……”弘历顿了顿,抬手轻轻抚摸昕玥的眉毛,道,“你原谅朕!”

    眼底有热流在滚动着,弘历这样的语气让昕玥莫名地心疼了起来。抬手握住弘历抚摸着她眉毛的手,道:“您是皇上!”

    四字,被风吹得微微颤抖。弘历眼神暗了下去,垂下眼帘不看昕玥,却任由她握着自己的手,那掌心的冰凉,让他完完全全感受了一个遍儿。于是,弘历伸出另一只手,拍了拍昕玥的手背:“可皇上爱着你!”

    昕玥红着眼睛看着院内的梨花,几朵梨花开的正欢,或许是被这春日的美景感染了,她的嘴角竟然有着欣喜地欢笑,可落在她的心里不只是那几株纯美的梨花,还有弘历的那句话。

    “臣妾好好吃药,好好听话!”昕玥转了头,深情款款地看着弘历。

    “再等等,朕带你去看最美的日出,带你去吃最鲜美的野味,带你去骑马,带你去做你想做的一切!”弘历抱了抱昕玥,轻轻地亲了亲昕玥的脸颊,轻轻在她耳边说,“只带你一人!”

    接连几日弘历都没有再踏足承乾宫,昕玥知道接下来的几个月弘历也不会再来了。可是她这回儿没有哭也没有闹,安安静静地吃着那苦的不能再苦的药。锦若来看她,见她如此听话,不免惊奇:“姐姐,你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昕玥只是握着她的手,看着夕阳下的重重宫檐,用美好的声音诉说着心里的最美的滋味:“若儿啊,姐姐或许是长大了!”

    碧落和芷莲见到主子不闹腾了,安静沉稳的实在是让人有些害怕,还有点陌生。她们还怕是那日弘历来了一会儿,俩人不但误会没解开,又闹了别扭。可是主子脸上的淡淡的笑容却让她们又放下了心来。就在大家以为风雨中的承乾宫终于安静了下来的时候,冷宫传来的消息又让众人开始紧张了起来。碧落不想把这话说给昕玥听,可昕玥却很是淡然:“她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碧落赶紧说道“小主您好好养身子才是要紧事,上回那场大雨,可落下了病根了!”

    昕玥合上书,抚了抚自己的衣服,看着碧落问道:“她可是想要见我?”

    芷莲脱口而出:“小主,您别去。她说的什么想你了,都是骗人的。”

    桌上的红烛蹦了一下,昕玥的眉心猛然跟着跳动,望了望茫茫黑夜,喃喃道:“她说……她想我了吗?她为何现在才想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