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虚拟之枪破无极 > 第一八四章心魔:异度空间

第一八四章心魔:异度空间

    脑海连绵轰击、敲打声,震撼着心灵。

    每一个毛细孔愉悦兴奋,扩大张开,尽情吸纳着外边空气的湿润水分,饥渴吞噬。

    老道士再也顶不住了,身躯直接后仰,躺倒在地,仰望无尽苍穹

    天空、星辰、白云、鸟兽

    似在眼底组合繁衍。

    脑海亦显现了一列讯息:三流宗门‘迈门’官道外,五十里。

    不是吧?那不是老道我上一个任务的地方!

    额,不是。应是异度空间‘心魔’才对。

    “前辈,你没事吧。”劫徒首领阿真琢磨了一会儿,才慢悠悠的上前,将躺倒在地的老道士掺扶而起,拍了拍后背上的灰尘、污浊。顺便还有头上歪斜的星冠,端正好。

    “如何,算出来了吗?”

    “唉呀,算这个差点要了老道的命呀。”老道士开头总喜欢彰显一下自己的作用,那杆‘神算天师’幡旗被当作拐杖来用,勉力支撑着,缓缓站立而起。

    随后,感觉有点不对劲。

    转眼一瞅,貌美的少女颖儿安然端坐在红枣马上,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过来。没有下马帮忙的意思。

    表情一僵,老道士轻手推开阿真的掺扶。怒哼一声,扶袖离去。

    “老道千辛万苦为你们运算,连点礼貌都不会。都怪‘任务’这狗.东西,会不会物色人选呀。”老道士口中骂骂咧咧。唾液四溅。

    蹒跚的背影似与整个世界相脱离,令人心酸难受。

    “离您下一个任务的时间,还有二十四个时辰。此次奖励”人工智能般的合成语音。在脑海响起。

    老道士阴霾连绵、将将要刮起狂风暴雨的心情,瞬间消散,晴空万里!

    二十四个时辰,足足两天。

    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个舒服觉了。

    还有奖励,嘿嘿。

    要怎么用才好呢?

    浮想联翩,跃然欲试。万千思绪迸发出许多的想法。

    行走的脚步亦欢快起来。

    劫徒首领阿真与少女颖儿,茫然望着离去的背影。不知所措。

    哪怕是侦.察.小队长,草帽男子。亦想不通老人家的古怪思维。

    “迈门官道,五十里外。”沧桑的嗓音近在咫尺从耳边传荡,众人纷纷一惊。以为被人贴身相对,而不自知。

    条件反射般瞬间转头。可旁边根本就没人啊。

    而老道士的身影,也彻底消失在人前。

    驻足的群众,似乎刚刚遇见了妖魔鬼怪一般的模样,脸色惴惴不安、惊惧交加的转望几圈,踏着急促的脚步,匆匆离去。

    “走吧,总有相遇的一刻!”少女颖儿柔荑般的纤纤玉手支撑着脑袋,思绪着各种变化,随后轻启红唇。淡然道。

    “嗯。”牵马夫阿真再次拉扯着座骑,漫步在康庄官道之上。

    迈门与炎轮两条官道,直线距离相差不大。但正常人行走。就需要兜很大的一个圈子。

    既然两者终将会在两国交界‘暨南镇’经过,也不必苦兮兮走一遍冤枉路。

    待人来人往的官道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间隙后,草帽男子拾起柴禾车,眺望远方,轻声呢喃:“天。果然要变了。联盟到底在隐藏着什么计划”

    “还有多久的时间才能离开。”背负大枪的霖吉,一脸怏怏不乐。跟随着座骑的跃动、身子有节奏的上下起伏。

    他们远离四位大能战斗的范围,才过了一会儿的功夫,就听到声撕心裂肺、痛苦万端的叫吼声,如似怨鬼狼嚎、恶狗咆哮。

    渗得心中发凉,鸡皮疙瘩弥漫。

    共同心中冒出一个词:有人陨落了。

    其声音,与第六派系的怜大人不尽相同。但,确确实实就是她。

    慌得霖吉等十个人慌不择路、卯足了劲、使出吃奶的力气,飞速奔逃。

    害怕破剑宗掌门与龙傲天追赶过来,彻底屠戳殆尽。

    连续跑路了整整快一个时辰的时间,座骑体力原本就不复巅峰状态,再次下降到一个低点。慢如蜗牛,四蹄踏动。

    而霖吉面对的景色,仍然是无边无际的花草丛中。完全分不清东南西北。

    萧姑娘也说出了一句让众人心脏骤停的话语:“这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确实。哪怕萧姑娘贵为三流宗门‘迈门’主事人,可实力还未达到二阶层次,无法悬空而行。

    内部有太多的事务需要忙碌。

    能把自己宗门官道附近的景色了解一二,已经不错了。

    狗头军师张逸,充当着智囊的角色。明白遇到任何事都不能慌,特别是要将整个团队维持好心态。

    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知识,面对此情此景,也无能为力。

    望着烦躁、疲倦的众人。

    张逸硬着头皮走出来,装作运筹帷幄,右手伸出、指向天穹,自信满满言道:“太阳从东边升起、西边落下。咱们只要稍稍分析一下方位”

    “咳咳咳咳”刘理严重咳嗽几声,提醒着他的说法。

    太阳高高悬挂在蓝白天空正中央,耀眼并热辣的光芒,仿佛在无声的嘲讽着张逸。

    面对众人审视一般的眼神,狗头军师张逸耷拉着脑袋,瞄着地面的花草,真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下去。

    “咦?”一声疑惑的语气,从鼻中轻轻哼出。

    花草成长,是经过太阳的照射、雨水的灌溉渐渐茁壮。

    万物生灵其中的一份子。

    本应顺势而行,端端正正才对。

    但张逸留意到,自己座骑下面的那一小块地方,与别处恰好相反。

    似被人为的生拼硬凑,只要注视一眼,就能观察到端倪。

    但在无边无际的花草之间,完全把瑕疵掩盖起来,正常人根本察觉不了端倪。

    张逸只是机缘巧合让他碰见罢了。

    勒马渐止,一跃而下,双脚稳稳当当落在地面。

    弯腰伏下身躯,缓缓、缓缓的拔出手中三尺青锋,将那块异样的泥土,一挑而开

    萧姑娘等众人带着好奇、疑惑的心情,纷纷驻目过来。

    霖吉眉头轻皱了一下,五尺‘黑暗’翅膀自主哗啦啦张开。

    朴棱朴棱缓缓加速扇动,越来越快,残影连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