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恐怖小说 > 醉在阴阳 > 第九十七章 算计

第九十七章 算计

    嬉闹结束后,我缓缓说道:“这次任务结束后,我准备走访一下我所有能接触到的术式龙脉,开始修习阴阳术。”

    罗梁吃惊的说道:“你这才刚从禁卫军毕业没多久,怎么又开始修行?”

    我长叹了一口气道:“我越来越感觉自己的能力不够,这种感觉随着我的进步居然越发的明显。”

    罗梁点点头道:“这点我倒是也有体会,不过没你这么上进就是了。”

    “说起来师兄进师门也有7、8年了,”师妹说道,“但是你跟师父修习的时间加起来也没有一年。师兄,你要是学阴阳术的话,是不是该从咱们自己师门开始?”

    “对啊,要说起来,咱们师门还是最权威的阴阳师门派呢,这师门的东西你是一点没学过啊。”江辉杰也说道。

    我郁闷的说:“是我一点没学吗?明明是一点没教好吗?你们一个个有点事情全都藏着掖着的,生怕我知道了,我能学到啥?”

    罗梁三人立刻左顾右盼起来,完全当做没听见,气得我直跺脚。

    “小风,这次你挨的这一枪,你准备怎么处理?”罗梁问道。

    我拧着眉头说道:“这事还真不大好办。”

    江辉杰奇道:“这有什么不好办的?不就是黑帮吗,要说起来,你们自然门才是最大的黑帮。”

    “嘿,国安局才是最大的黑帮吧?”我说。

    “哪能,国安局叫政府部门,你们自然门这种黑户才叫黑帮呢。”江辉杰道。

    我嘿然道:“那照你这么说,大大小小的阴阳师门派都是黑帮。你让青帮他们怎么算?”

    “你当青帮他们这些黑帮就和阴阳师没一点联系?”江辉杰冷哼一声,“要说起来,这些阴阳师门派还真能算半个黑帮,这些真正的黑帮做事,有时候需要阴阳师帮忙。”

    江辉杰的话我倒是感觉不怎么稀奇,就凭几天前王青云的事情多多少少也能想到一些。

    我与师兄师妹闲聊了一会便被外公和师父叫去了另一个房间,见王雨萱不在,我便问道:“王雨萱回去了?”

    师父表情严肃的说道:“没有,安全起见她还是在这里呆着比较好。”

    我心下一惊,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新情况?”

    师父点了点头:“的确是,我这次来同时带来了新的情报。据可靠消息,吴笑天的行动已经展开,好消息是他已经被我们迷惑了,认为王雨萱就是华夏之灵。”

    我听罢不禁心神一阵荡漾,这么多年了,终于要直面他了吗?

    “小风,有些事情是时候告诉你了。”师父说道。外公听罢迟疑的说:“现在告诉他真的好吗,是不是有些早?”

    师父摇了摇头:“不告诉他也没有用,就照他这势头,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知晓一切了。”

    我摩拳擦掌的说道:“师父明鉴。您都瞒了我这么多事了,是时候该告诉我一些了吧?”

    “告诉你并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知道,有些事情一旦知道,就注定要背负更多的责任和义务,你真的准备好吗?”师父盯着我说。

    “如果您一直不告诉我,那我什么时候都准备不好。”我眯着眼答道。

    师父顿了顿,缓缓道:“阴阳师,与普通人生活在同一个世界,却有着不同的社会体系,甚至说我们是另一个社会也不为过。很多事情可能完全出乎你的想象,你一心想过平静的生活,所以我以前并不想告诉你这些。”

    我叹了口气说:“有些人注定是无法过那种生活的,比如我。身为自然门门主的外孙,新的阴阳使,国安局成员,我真的能过我想过的那种生活吗?”

    “你明白就好,”师父道,“既然如此,一些阴阳师界的秘密也是时候告诉你了。首先,祝贺你正式成为一名阴阳师,跨入阴阳师界。”

    我撇了撇嘴说:“您可别提这茬了,丢人啊!我一直以为自己早就是阴阳师了,哪想到这才是啊!”

    外公嘿嘿一笑道:“反正你是有阴阳能力的人,早晚都会成为阴阳师,虽然好像晚了点……”

    师父打断外公的话说:“小风成为阴阳师比较晚恐怕和他的通灵能力有一定关系,因为你灵魂中阴阳元气处于平衡状态,所以更难以看到空气中游离的阴阳元气。”

    我急道:“我的事能不能一会再说?你们不是说要告诉我那些一直没告诉我的事情吗?”

    “行行行,你看你猴急的那样,”师父白了我一眼,“你最想知道的恐怕是吴笑天的事情吧?”

    “对对对。”我连忙鸡啄米似的点头。

    师父点了点头:“这件事情的牵扯很复杂,首先我必须要告诉你,其实他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是威胁人类生存和发展的类型。”

    “这点我已经告诉过小风了。”外公说道。

    师父摇头问外公道:“桂门主,您对他的了解恐怕更多是家师告诉你的吧?”

    外公一愣,点了点头。

    “其实有很多事情您知道的并不全面,甚至不正确。比如吴笑天的身份,”师父声音低沉的说道,“其实,吴笑天并不听命于国家。”

    “那他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师父转头问外公道:“桂门主,据我所知自然门原本也属于隐世门派吧?自从浮出水面后一跃成为阴阳师界的表面门派实力排名第一的门派。”

    外公点头道:“没错,自然门的确原本是隐世门派。从第十四代门主开始才出现在人们视线之中,成为最大的表面门派。”

    “隐世门派大都保护着阴阳师界一些至关重要的秘密,或者肩负着极其重要的责任。比如我们神使教负责四大阴阳使的寻找和指引,守护者一脉负责华夏之灵的传承与安全,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门派。他们大都实力强大,积淀雄厚,而且很少有人能够详细了解他们,而吴笑天就是其中一支隐世门派的首脑。”师父说的。

    “我对隐世门派的名字还是略知一二,不知道是哪门哪派?”外公问道。

    师父缓声道:“秩序者。”

    “秩序者!”外公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开始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疑惑的问道:“什么叫隐世门派?秩序者又是什么,很厉害吗?”

    外公看着我,表情严肃的回答道:“所谓隐世门派,顾名思义,就是不参与世事的门派或组织,一般都是些古老的门派,实力雄厚。秩序者就是其中一个组织,是一个让知道他的阴阳师听了就会毛骨悚然的组织。他们都拥有着非常强大的战斗型阴阳能力,以维护世界的稳定为己任。在他们的眼中,没有朋友或敌人,有的只是威胁,一切可能对社会的稳定造成影响的都是他们的目标,而对于目标,他们只有一种处理方式,那就是杀死。”

    外公的话让我心中不禁一寒,以外公的表现来看,自然门恐怕对秩序者也有不少忌惮。想想吴笑天那变态的能力,如果他手下每一个人都有这么变态的能力,那的确能够让人望而生畏。

    外公继续说道:“如此说来,倒是能说得通为何国家一直不肯全力对付他了。”

    “我咋不明白为什么国家不能全力对付他了?”我疑惑的问道。

    师父回答道:“在立国前夕,政府曾与隐世门派达成了一项秘密协议。由于隐世门派存在的必要性,政府准许阴阳师门派的存在,但是前提是不能影响正常人的生活,极力掩饰自己的存在,并在需要的时候维护国家和人民的安全。因此,只要隐世门派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国家是不会大动干戈的。”

    “吴笑天杀了那么多阴阳师,还不算出格的事情吗?”我气愤的问道。

    师父摇了摇头:“不算,那恰恰是秩序者要做的事情。秩序者是一个偏激的组织,他们认为消除威胁的最佳方式就是彻底根除可能性,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我呆立当场,半晌才缓缓说道:“这是邪教啊!”

    外公叹了口气:“或许吧。但是你又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他们这种做事方法,才使得华夏阴阳师几千年得以传承,并对正常人的生活没有产生任何破坏。而且在这样的执行方式下,他们拥有着阴阳师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担任起守护华夏阴阳师界安全的重任。”

    “可是吴笑天用禁术吞噬阴阳师能力的事情呢?杀死华夏之灵的事情呢?”我急切的说道。

    师父依然保持一脸微笑,示意我稍安勿躁,转头问外公道:“桂门主,当年家师去找你是怎么说的?”

    外公回想了一下,答道:“当年孙千问找到我时,我才刚刚接任自然门门主。他告诉我他将带领默组去领教吴笑天,并告诫我必须再次将自然门隐藏起来,以免遭人惦记,最后落得和他一样的下场。我再多问时,他便不再说了。”

    师父点头道:“家师当年之所以带领默组去找吴笑天,是因为吴笑天向政府传话必须交出他,不然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他。自那时起,家师便已看穿,吴笑天已经被野心蒙蔽了双眼。许多首长极力维护家师的安全,但是他明白,已经疯狂了的吴笑天真的敢不惜一切代价出手杀掉他,那时将会对刚刚稳定下来的中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所以他选择了带领所有默组成员孤身挑战吴笑天,以保证华夏的安稳?”外公吃惊的问道。

    “是带领所有神使教弟子,”师父肃然道,“但是自那时起,家师就埋下了毁灭吴笑天的火种。”

    我和外公惊喜交加,一齐问道:“是什么?”

    “第一步,就是杀掉四神使。”

    师父这句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爆炸,骇的我与外公面无人色。

    “四神使的能力在除掉吴笑天的行动中占有着非常大的比重,是不可或缺的,但是上一任四神使的心性是绝对不会出手的。只是家师没料到的是,吴笑天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杀掉华夏之灵就可能使四神使丧失能力的消息,才导致了上一任华夏之灵死亡的灾难。”师父双手合十,低头说道。

    我眯着眼看着师父,缓缓说道:“所以说,其实一直算计让我去面对吴笑天不是政府,而是您?”

    “自你被选定为四神使之一时,就决定了你一定会背负这个责任,我能做的便是尽力保护你的安全。就如同你是自然门门主的外孙一样,如果你表弟表哥都没有阴阳能力,就算你不愿意当自然门门主,又有什么选择?总不能拱手让人吧?”师父答道。

    我默然坐在那里,思量着整个事情。良久,缓缓说道:“我感觉我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当中。”

    “如果你认为这是阴谋,我也无话可说,但是我更认为这是机遇。一旦吴笑天被灭,阴阳师界的格局必然会被改写,谁又将成为天下的霸主呢?身为男儿,我不相信你心中对荣誉没有一点追求。”师父看着我道。

    “我现在更多的,是想知道真相。比如,当年究竟是谁害了我?如果是吴笑天亲自出手,相比我是活不到现在的。”我盯着师父道。

    师父笑了笑,说道:“这件事情只能靠你自己去发掘了。然而真相往往是残酷的,你愿意接受吗?”

    “在我看来,不知道真相是件更残酷的事情。我宁愿面对残酷的事实,也不愿活在甜蜜的假象中。”我面无表情的答道,“现在,你来继续说说师祖的计划吧。”

    师父略有所思的看了看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计划的第二步,就是联合各国的超能力者,输给吴笑天一次,达到麻痹他的效果,让隐藏实力进一步发展。”

    “隐藏实力?”外公问道,“难道是说我们自然门?”

    “你们只能算是配角,只有政府担当主角,这场战争才一定会胜利。”师父答道。

    “难道是默组?哦,不,是国安局?”我问道。

    师父摇了摇头:“都不是。是一只和这场战斗没有一点关系的队伍。”

    “谁?”

    “禁卫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