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蜀山之白侠 > 第二百九五章 话灵空 终歃盟 巨木生变

第二百九五章 话灵空 终歃盟 巨木生变

    听到枯竹的话,孙南难言惊色,虽说他此次前来确实抱着联合一切能够争取的力量共同对抗大劫的想法,可是实在是没想到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结果!说来,上清道法源自于上清灵宝天尊,乃是与太上老君齐名的存在,如今太上老君都能施展力让自己重生,上清道法又怎么会只剩下枯竹和卢妪两人?!

    虽然孙南一直不明白老君既然有这般使人重生天地重演的手段,为什么不能直接力挽狂澜,但是他却一直相信老君是被什么事情困住了,如今听枯竹一说,显然这其中隐藏着惊天的秘密!或许,枯竹真的知道点什么。

    孙南略定了定心神,道:“还请前辈能为晚辈解惑!”

    枯竹见孙南听到如此震惊的事情都能很快缓过神来,眼中闪过一丝赞许,这少年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地仙巅峰的境界,且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孙南始终都保持在天人合一的境界之中,这种境界虽然不能直接提高法力,但是可以说金仙以下一片坦途!

    难得的是,这般年纪就已经到达这般境界,这少年宠辱不惊,淡定自如,丝毫没有自傲自矜之态,简直要比他这个千年老怪还要豁达!

    枯竹待要说话,却被一只素手拉住了,回头一看,正是卢妪,褪去了严肃和愁苦的她此时容光焕发,宛如少女,此时看去竟仿佛当年待嫁的模样,枯竹一下子看得呆住了,竟是忽然忘了问为什么拉住他。

    卢妪见重归于好的爱郎这般模样,心中甜蜜无比,忍不住白了一眼,“呆子!”说着就下意识的往枯竹腰上一扭。

    “娘子息怒!”枯竹自然不会感觉疼痛,只是随着这一动作仿佛回到了当初少年的样子,下意识的就嚷出了声,等到回过神来,见卢妪羞红的脸庞以及孙南灵云忍笑的样子,以他的心性也是有些赧然。

    好在卢妪倒是没忘了正事,忍了忍羞涩欢喜说道:“师兄,你可是忘了,这里可不是说话之所!”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晕红,眼神中却是有着莫名的意味,枯竹一看,脸色瞬间严肃起来,当即点点头,袍袖一挥,孙南和灵云只觉得身体一颤,再看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花香阵阵,郁郁葱葱的山谷!

    孙南察觉到刚才那一瞬间出现的玄门气息和五行之法,同样精通五行道法的他心知方才枯竹所用的正是上清道法嫡传的颠倒乾坤上清大五行挪移!

    而此时众人所处的山谷,青色满园,木气充足,入目到处都是葱青翠绿的花草树木,想必是这枯竹隐居之所,大荒山阴无终岭清灵谷!

    枯竹冲二人点点头,并不说话,正是抬起手来,食中二指上青光缭绕,随即隐含玄妙的向山谷周围连点了七下,就见本是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的山谷以让人能够察觉的速度升起了一层薄雾,那薄雾上面七色缠绕,隐隐有光华闪过!

    枯竹再一挥手,众人就出现在了山谷正中的小木屋处,奇异的是,那小木屋的样式与之前卢妪山谷中的小木屋几乎一模一样!

    孙南和灵云自然知道这肯定不是因为二老互相惦念着对方才会如此,果然,就见枯竹与卢妪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施展道法,就见枯竹身上现出青金色光芒,卢妪身上现出银青色光芒,二人身上道法气息迥然不同而又如出一脉!

    这时眼前的小木屋同样散发出青金色光芒,而在孙南和灵云看不见的地方,卢妪隐居的南星原山谷的小木屋同样散发出银青色的光芒,就听枯竹和卢妪同时沉喝一声:“乾灵(坤灵)仙遁!赦!”

    霎时间,就见青灵谷上空陡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阴阳两仪图案,只一闪就消失不见!

    孙南和灵云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凝重,以两人的见识自然看得出来,枯竹和卢妪乃是依据这大荒山地气为基,以荒山天然阴阳两面为点,以上清道法乾灵(坤灵)仙遁为法,布置了一个绝顶阴阳两仪大阵,只刚才这大阵启动时露出的一丝威力,就足以让天仙境界的剑仙有去无回!

    虽然大荒二老修炼多年,千三大劫已过其二,眼看是金仙有望,但这阴阳两仪大阵将方圆千里天地之势都融入其中,仿佛这大荒山从天地中割裂开来,自成一体,这般手笔就算是枯竹和卢妪恐怕也力有未逮!且其中隐含一丝九天仙灵之气,显然,这是道门上清一脉的仙家出手设置的!

    孙南和灵云之所以凝重,自然不是因为这大阵威能宏大,有所惧怕的缘故,毕竟,就算威力再大,也很难比得上峨眉以太清一气神符布置的两仪微尘大阵。只是他们自然想到,二老不惜将这大阵施展出来,显然接下来所说之事非同小可。

    果然,等到一切停当,枯竹将几人引入屋中,分宾主坐下后,就开口说道:“你可知,那灵空仙府非是九天?!”

    孙南神色一震,早在长眉真人亲身降临后,作为掌教弟子的孙南就已经知道灵空仙府如今被一股莫名势力把持,如今见枯竹这么一说,自然明白枯竹真的知道些什么。他当即点点头,除了长眉真人真身降临事关重大以外,也将能说的和猜测的大概说了一下!

    枯竹点点头,“果然,上清能察觉的事情,太清自然早就知道了!你可知道,贫道为何说上清一脉只有我们师兄妹二人了?那是因为那灵空仙府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将九天仙宫完全封闭了起来!而且,据贫道所知,那灵空仙府中有两股势力共同把持,其中一脉正是与我等同处一源的玄门玉清一脉!”

    “什么?!”枯竹此言一出,当真是石破天惊!孙南虽然一直疑惑为何在蜀山之中只见太清道法和上清道法流传,未曾听说那三清本是一家的玉清道法现世,也只以为那玉清一脉隐世独居,不愿出山,却唯独没有想到那灵空仙府背后竟是玉清一脉吗?只看枯竹满脸悲痛沧然,孙南就有些相信了!

    难道,这末法之劫竟是源自于玄门的自相残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