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玉羽仙妖 > 第六十章 抉择(下)

第六十章 抉择(下)

    ——    不是结局的结局

    天帝眸子里现出一抹欣喜来,正襟危坐在龙椅上望着下方的那双璧人,若是他们不是冰魄的拥有者,还真是一双璧人,可惜啊,一切都已然晚了。

    “天帝陛下,烟萝子今日前来是来向你讨个公道的!”

    “哦?朕倒是想听听你要如何讨要公道!”天帝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平衡的状态。不露声色的按住想要颤抖的腿。

    “从前的玉羽一族与您的恩怨烟萝不说,您自己心里最清楚!烟萝今日前来并非想要追究过去,只是想跟陛下您谈个条件!”

    “你且说来听听!”

    “烟萝子在这里起誓,自愿修补倾天冕,做为交换,请天帝陛下还玉羽一族一个公道,宽宥所有玉羽一族族人的罪过!”烟萝右手觉在胸前做起誓状。

    天帝沉吟了一下“你凭什么觉得朕一定会答应?”

    “陛下难道想要与元魂一起陨灭?”烟萝不信的问道。

    “你不恨我吗?这一切都是源自我对于战神之力的觊觎!”

    “恨?当然恨,你毁了我的童年,毁了我所珍视的所有!可你有能力让我珍视的那些人得到幸福,是不是?”烟萝站在天帝的面前,天帝是第一次觉得自己从前真是小看她了。

    “我身上藏着怎样的力量,您心里最清楚,若我的消失可以换回一切恢复如初也是值得的!”烟萝说的很轻松,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情。

    墨瞳一直默默的守护在身侧没有说话。

    “朕的月老上仙,你是什么态度?来了这许久也未见你说一句话来!”天帝将目光转向墨瞳

    墨瞳冲着天帝施了一礼“陛下,墨瞳自愿与烟萝生死相随,所以烟萝的意愿便是墨瞳的意愿!何况轮回了这么多世,墨瞳都是这般选择,您说对吗?”

    烟萝讶异的看着他“轮回了很多世?不是只有三世?”

    “没错,作为烟萝子你是只过了三世,你让我等的好苦,何止是这三生三世这么短!”墨瞳含情脉脉的望着她。

    烟萝差一点失去下决心的勇气

    天帝浑厚的嗓音自耳畔响起“好!朕答应你!只要你肯自愿修复倾天冕元魂。朕便唤醒月城的羽妖后人,还羽妖一族一个公道”

    “好!就请倾天冕老前辈做证,若是陛下出尔反尔?”

    墨瞳接过话头“天道轮回,烟萝你不要担心陛下会食言!”

    烟萝点了点头。眸子转向墨瞳“许久未听过你的箫声了!”

    “可惜了,走的太匆忙没有带洞箫和瑶琴!”

    “怕什么,不管去哪儿,我都只舞给你一个人看!”话毕身姿轻盈的自殿内一舞,墨瞳想起第一次见到她舞蹈的样子。

    瑶池会上一舞动君心的羽妖烟萝。长安街道怒放的烟花下,垂柳岸边含笑嫣然的她,不知为何眼皮突然开始打架。

    “烟萝,你!”话还未说完,身体已歪斜着倒了下去。

    烟萝俯身自他额间落下一吻,有凉凉的泪滴在墨瞳脸颊上“你不是最喜欢看我笑的样子,不要忘了我!”说着自水印花结界内取出一滴净水,轻轻的自墨瞳眉心处推了进去。

    接着决绝的站起身来,面对着天帝“请陛下遵守诺言!”话毕九色玲珑珠上已现出一片巨大的黑光。

    “元魂马上便要消失,倾天冕已自发启动。再迟一步恐怕三界六道便要毁于一旦!”天帝有些焦急

    烟萝飞身扑向九色玲珑珠,巨大的黑光将烟萝回弹起来,重重甩在地上。

    于此同时,墨瞳醒来,身体之内晶莹透明的冰魄闪了几闪

    “傻丫头,你瞧,没有我的陪伴,你又怎么完成封印任务呢!”墨瞳爱怜的帮烟萝擦去脸上的泪痕。

    “我又怎会忘了你!”

    “难道只有冰魄合二为一才能发挥作用?”天帝喃喃自语

    两人却已手拉手扑向九色玲珑珠。

    光影之内只听到墨瞳的声音轻柔的问道“烟萝,你怕吗?”

    “你呢?”

    “这便是最好的归宿!”话音渐渐被黑光稀释了,凡间下了整整一天的雨

    长安城的居民纷纷说从未见过这么香的雨。已是帝王的李平似见到那日自花雨中恣意舞蹈的女子,绿衫翩然,翎羽漫天,他一蹴而就成就《霓裳羽衣舞》

    帝皇宫内

    九色玲珑珠散出耀眼的光泽。这光芒之内似有两只透明的魂灵飞了出来

    天帝见状一道金光闪耀而出便要毁灭,

    一滴净水荡开突然而至的毁灭

    “你!子逸?”天帝又惊又怒。

    “天帝陛下,别来无恙!”子逸着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突然出现在帝皇宫内,同时收走了两只魂灵

    “你这是要与朕做对吗?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净水?”

    “陛下莫要猜疑,如今天下和乐。陛下您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话毕已闪身消失无踪。

    帝皇宫的龙形建筑再次碎成米分末。

    不是结局的结局

    自从烟萝和墨瞳主动祭了倾天冕,天帝便失去仙法,九重天上大小事宜皆要仰仗王母娘娘。

    王母很是开怀,可天界的杂务也让累的把好端端的花容月貌化作了“黄脸婆”实在是每日有一半儿的时候都在处理天帝陛下每夜要宿在那个仙娥的寝殿这种,说大不大的小事儿上。

    从此后,王母娘娘日日在“女汉子”和“怨妇”之间无隙转换,时日不长她那花容月貌的一张脸孔生生的变得更像天帝的老母亲。

    嫦娥仙子依然站在广寒宫内抚弄瑶琴,吴刚还是一下下的砍着桂树。玉兔精时不时的吵几句嘴,这对欢喜冤家倒是给清冷的宫殿带来了些许的热闹。

    风和曾私下里到广寒宫找过嫦娥,他本想一展报复,谁知伏魔山结界一经开启,他已重伤结果错过最佳时机,想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对嫦娥的爱,可嫦娥却已的心里却再也没有他。

    东华常常望着手中的紫色宫花发呆,自从烟萝祭了倾天冕后牡丹仙子再没有出现过。

    瑶儿和谨言倒是过起了逍遥的小日子,成了净水和天界之间的连接,没事还能去月城转一转,那里仍然是空无一人,瑶儿回头似乎看到什么

    谨言问时她又说看错了(看到了烟萝和墨瞳的魂魄)

    太白金星正与孙悟空闲聊,大圣很是郁闷,这场灾难里救世的那一个居然没有她,反而是那只看起来弱质纤纤的羽妖烟萝子。

    孙悟空扼腕道“可惜老孙居然没出力!”

    太白金星不以为然“若不是大圣一直稳定冥界岂不是更乱了!”

    孙悟空仰头望着月老殿的方向,那里空寂了许久了

    太白金星一语双关“该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的!”

    (完结)(未完待续。)

    PS:  终于完本了,自己先撒个花,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