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妖孽难缠,悍妃也妖娆! > 【第398章】殷玄的小番外(下)

【第398章】殷玄的小番外(下)

    桃子贴在殷玄的身体上,在感受到他亲吻了她的额头后全身都是一僵。∑。!??。?*

    殷玄就这样搂着她睡着了,她在感受到他熟睡后,本来紧绷的身体一点点的放松,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跳下床跑出这山间的木屋时,那桃花树下早就没了殷玄的身影。

    她坐在那棵树下从日出到日落,足足三三夜,她的师父再也没有出现过!

    …………桃子发誓要攻了师父的分界线…………

    一晃五年就过去了,桃捕头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苏城的渡口发现了她那绝情师父的踪迹。

    五年的时光并未给殷玄的容颜增加任何岁月的痕迹,相反却让他看上去更加恬淡与世无争。

    桃子抓着殷玄的手把他拖到酒楼,这和尚来酒楼肯定引起围观,桃子要了个包厢然后让酒楼伙计搬来了两坛子烈酒。

    “师父,你五年前不辞而别害得徒弟等了你三三夜,今你可不能拒绝徒弟的好意,我们不醉不归!”桃子一脚踩在椅子上然后拿着酒坛子给殷玄和自己都倒满了酒。

    殷玄看了她一眼,“我们五年前师徒名分已尽,你何必还要执着呢!”

    桃子拿着酒杯的动作顿了一下,美眸一动看向殷玄,“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殷玄愣了一下,“记得什么?”

    桃子表情略有狰狞,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你喝多了抱着我不肯撒手,还亲了我,你想不负责是吗?”

    殷玄表情错愕,“我亲了你?”

    桃子突然一脸八卦的对着他挑眉,“娆儿宝贝是谁?”

    ……

    殷玄觉得自己凌乱了一下,五年前的那一是他第一次见到玉娆娆的日子,那他喝多了,后来自己做过什么事情完全都忘记了。只是清醒后看到桃子靠在他的身上熟睡着,他把她送回木屋的床上就离开了苏城。

    难道他真的在喝醉后亲了她?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不怪都酒后乱性,他这几年的和尚算是白当了。

    桃子看到殷玄发呆,把满满一大碗酒放在他面前,“来,就当你不告而别对徒弟的补偿,把这两坛子酒都喝了我们还是好师徒!”

    殷玄看着桃子那一脚踩着凳子一手端着酒碗,另一只手还要和他猜拳的造型忍不住脸颊一抽,好吧,这个徒弟惹不起躲不起,只能随着她了!

    端起酒碗两个人撞了一下,听到那清脆的响声后他们一起端起酒碗喝了个干净。

    “好酒!再来!”桃子端起酒坛子把两个人面前的酒碗倒满,示意殷玄继续喝。

    有句话怎么来的,感情浅舔一舔,感情深一口闷!

    这两大坛子的酒很快就见磷,殷玄看到桃子醉眼朦胧双颊桃红,桃子看到殷玄那淡然的脸上浮现出了属于人类才有的表情。两个人抱着酒坛子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然后,就看到他们趔趔趄趄的互相搀扶着,勾肩搭背的走出了酒楼。

    “师……父!走,徒弟带你去喝酒!”

    “不是刚喝完么!”殷玄的脚步也不稳了。

    桃子想了想,“好像是刚喝完。走,徒弟带你去开荤!”

    “我这刚刚才喝了酒,荤戒就不要破了!”殷玄和她互相搭着肩膀,从酒楼走下楼梯的时候,人家酒楼掌柜派人在两边候着,生怕他们一不心从楼梯上摔下来摔个脑出血什么的。

    等两个人走出了酒楼在大街上晃来晃去的时候,桃子拍了拍殷玄的肩膀,“徒弟看你都已经破了戒了,你就别当什么和尚了,跟着徒弟一起吃肉吧!”

    “佛在我心中!”殷玄刚一双手合十就觉得自己要摔倒,忍不住重新抱住桃子的肩膀,两个人彼此支撑还能稳着点。

    两个萨跌撞撞的被大街上的老百姓指指点点,这一个和尚一个女捕快,大庭广众勾勾搭搭的成何体统,真的是有伤风化啊!

    桃子带着殷玄轻车熟路的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她养父花捕快在一年前病故了,如今这院子里空荡荡的,让她一回来就有一种悲戚福

    殷玄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到桃子又端来一坛子酒。

    “师父,尝尝你家徒弟的女儿红,快二十年了!”桃子打开坛子口递给殷玄。

    女儿红是家里生下闺女后父亲把刚酿成的酒埋在地下,等女儿长大出嫁之日取出当成嫁妆的。殷玄闻着这醇香的酒,抬起头看了桃子一眼。

    “你不准备拿着嫁人?”

    桃子眉头一挑,“纵观这整个苏城,哪个男人敢娶我?”

    她的是实话,谁家爷们儿愿意娶一个不知道三从四德,每只会带着一群捕快去抓大盗的女缺娘子?

    可能老百姓对桃捕头的敬仰宛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但是真正让他们娶了这么一个彪悍的女人回去,他们觉得自己承受不来。

    殷玄听到她这话不由得轻笑出声,“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你的优点那些世俗之人不知道!这酒……迟早有一会有人懂得细品滋味的!”

    桃子大笑着抱着酒坛子喝了两口,“师父所言即是,虽然我少了很多女子该有的娇柔体贴,不过胜在我功夫高。谁娶了我下辈子都可以安枕无忧,我这放在外面会养家,扔到家里能镇宅,多好的媳妇儿啊!”

    “徒弟这么一想就对了,这酒不如封好等你出嫁那日再喝吧!”

    桃子眼眸一瞪,“这酒是我爹捡到我那日埋起来的,算起来也有十九年了,徒弟今取出只想让师父品尝。嫁饶事,不急!”

    十九岁了还不急?殷玄看到那被推到他面前的酒坛子,不忍拒绝,端起来喝了一口。

    “师父,你喝了徒弟的酒,以后就是徒弟的人了,不许反悔!”

    ……

    殷玄虽然半醉不醉的,但是还没糊涂得人事不知。

    “徒弟你不要故意讹我!”

    “不是故意讹你!是……诚心讹你!”桃子借着酒劲平殷玄的身上,“五年前你借着醉酒亲了我一口,今我也要借着喝多了回你一口,乖乖闭上眼睛让徒弟调戏一下!”

    殷玄被她搂个正着,“阿弥陀佛!”

    “你酒也喝了,人也抱了,我们该入洞房了吧!”桃子抱住殷玄的脖子抬起殷红娇嫩的唇瓣重重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殷玄就感觉一股只有女人才有的独特清香传来,唇瓣上的柔软和冰凉让他的身体微微的一僵。

    “师父……!”桃子此时怕是真的醉了,直接跨坐在殷玄的大腿上,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就不松手。

    “你醉了!”殷玄在这一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是一个出家人,现在和一个女子亲热暧昧这简直就是对佛祖的大不敬。

    “我没醉,醉聊话会睡着,我还清醒着呢!师父我喜欢你,五年前就好喜欢你。看到你躺在桃树下,漫飞舞的桃花飘落在你的身体上,那一瞬间让我觉得你好像是上的神仙。离我那么近可是又好像很远,我……我……!”桃子在看到殷玄那双幽深的眼眸后变得结巴。

    “桃子!”殷玄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我是个和尚!”

    “还俗呗!”桃子坐在他的大腿上蹭了蹭,“我等了你五年,从十四岁等到十九岁,我知道你肯定会回来。师父,别推开我,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只喜欢那个娆儿宝贝,我不在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让你从了我一次!”

    殷玄嘴角抽搐,“你醉了,你不知道自己在什么!”

    “我知道,我在求你从了我一次,让我体会一下当女饶感觉!哪怕一觉醒来你会消失不见,我只想给自己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反正这辈子我都不嫁人了,你也要当你的和尚,我们各取所需而已,好不好?”桃子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一抬头就把唇贴了上去。

    当两个饶唇瓣相贴,殷玄觉得自己几年的和尚都白当了,因为他竟然有了反应。

    挣扎了两下未果后,殷玄叹了一口气,用手托住桃子的后脑重重的回吻过来,当他的舌头探进了她的口中时,桃子发出了嘤咛声。

    “回房间!”殷玄还有一丝理智的时候一把抱起桃子,跌跌撞撞的进了房。到了床边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跌到了大床上。

    急促的呼吸,紊乱的心跳,他们两个互相撕扯着脱掉了彼茨衣服,当一件件的衣服扔出床幔的时候,大床上发出了桃子的惊呼。

    “师父,你轻点!”

    “我已经很轻了!”

    “还是很疼啊!”桃子表情痛苦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体上的殷玄。

    殷玄略有迟疑的看了她一眼,“你确定你是当捕快的?手指头你都嫌疼,你这身体有待开发啊!”

    “你还你是和尚?和尚能这么猥琐的话吗?”桃子疼得人精神了不少。

    “明明是你先猥琐要强了我的,现在还恶人想告状?”殷玄觉得自己当了这么多年的和尚还是没经受得起女妖精的勾引,看样子果然与佛无缘。

    “你也是我要强了你的,那你还不乖乖躺好?”桃子一个翻身把殷玄重压在身下。

    “我是你师父,你想欺师灭祖吗?”

    “虽然我的双刀是你教的,不过这蛮力可是生的。用力气征服你就算不上欺师灭祖了!”

    桃子一低头吻住了殷玄的唇,她今是豁出去了,这么多年过去她还是觉得自己喜欢他。哪怕他只是个过客,哪怕他有喜欢的人,但她还是不想错过。

    殷玄被桃子在他身上一顿乱蹭给蹭得全身冒火,他的肚皮都被她那柔软的地方坐湿了,这丫头竟然还不进行下一步动作。

    “我,你到底知不知道怎么强了我?”殷玄忍不住提醒她,想要强了他不能光靠狂舔他的脸蛋子还有用屁股坐他肚皮,他下面那根还等着钻山洞呢!

    桃子双手撑着他的胸膛,“虽然不太知道,不过压在你身上总归算是强了你吧!”

    整半她就光是想压着他?不带她这么坑和尚的!

    殷玄双手抓住她的纤腰直接把她掀翻在大床上,“我得让你知道,和尚不是那么好压的!”

    完一边低头用嘴堵住她的唇,一边把自己那硬了半的巨龙捅了过去。

    本来已经很湿润的地方让他觉得会很痛快的进去,没想到换来的是他的痛苦,还有桃子那刺耳的尖叫声!

    “嘘!”殷玄生怕她把狼给招来。

    桃子从到大练功受伤什么疼没经历过,不过这快要被撕裂的疼让她觉得身子要被一分两半了。

    “师父,你想杀了我灭口好掩盖你喝酒的罪证么?”

    殷玄的身体往里挤了一下换来她的尖叫,他咬牙切齿,“我要是想杀了你不用搭着我跟你一起疼。”

    “那你出去!”

    “你不是要当女人吗?我这是在帮你!”

    “不要了不要了,我宁愿当个有胸的男人!”桃子摇着头,眼泪都要甩出来了。

    殷玄扫了一眼她的胸,若有所思,“其实你挡上脸的话真看不出是个女人!”

    ……

    桃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玄寅和尚!”

    殷玄趁着她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瞪他脸的时候,直接一鼓作气直捣黄龙。

    随着桃子的尖叫传出,殷玄扶着她的腰开始大力的进出。

    醉酒后的人对自己的行为委实控制不住,大表哥殷玄当了几年的苦行僧后在破了酒戒后转眼色戒也破了。

    桃子在度过了那初始的疼痛后渐渐体会到了传中的闺房之乐,那逍魂蚀骨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好像荡漾在水里,忽高忽低。虽然被那一阵阵强烈的刺激弄得不断尖叫嗓子都哑掉了,可是那感觉真的好幸福!

    在殷玄喷洒出炙热的种子后桃子累晕在他的怀里,看着怀中的人,殷玄的眼眸深邃好像望不到边际。

    桃子醒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酸疼无力,宿醉后脑袋嗡文。她隐约想起醉酒后发生的事情,惊慌失措的伸手往旁边一摸发现身边的床空荡荡的。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揉了揉眼睛看到床幔垂下,自己盖着被子,身旁空无一人。

    桃子坐起身拽开床幔,忍着腰酸下地找了套衣服穿好。看着空空的房间,她的心里浮现出一丝落寞和苦涩。

    就这样吧,她得到了她想要的,而不属于她的她永远也无法觊觎。

    走出房间抬起头看着空中那刺眼的阳光,桃子觉得自己有泪水流出,不知道是不是被阳光晃得眼酸了!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了,师父!

    “怎么不多躺一会儿?”

    桃子双眸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从大门外走进院子的男人,“师父,你怎么回来了?”

    殷玄身穿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紫色衣服,头上戴着一顶帽子,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不过搭配在他的身上却完美得无可挑剔。

    “什么怎么又回来了?我本来也没离开!”殷玄看到桃子双眼通红的脸颊上还挂着泪水,他把手中拎着的食盒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桃子咬住了嘴唇,“我以为你走了!”

    殷玄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手把她按在石椅上坐好,然后伸出手擦拭掉她脸颊的泪水,“傻瓜,我去酒楼买午饭,趁着热乎吃吧!”

    看到殷玄把食盒打开露出里面的饭菜,桃子又哭又笑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师父,你别走,你走了我的心都碎了!”

    殷玄任由她抱着,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后背,“看你表现!”

    “什么表现?”桃子眨巴眨巴眼睛。

    殷玄摸了摸下巴,“下次在你师父没尽兴之前不许再昏倒了!”

    桃子脸颊一红,“遵命!”

    两个人坐在桌前把食盒里的饭菜全部消灭干净,直到吃光了桃子才发现一丝不对劲。

    “师父,刚刚你好像吃了一块肉?”

    “嗯,为师这酒戒色戒都破了,也不差一个荤戒!”殷玄优雅的擦拭了一下嘴角。

    “师父,我能问个问题吗?”

    殷玄看着一脸八卦的桃子,警觉的一挑眉,“你想干什么?”

    桃子咽了下吐沫,“娆儿宝贝是谁?”

    ……

    “揭人伤疤什么的最无耻了,徒弟,你不能干那么无耻的事情!”殷玄站起身正色道。

    “师父,如果我再晚遇到你几年,那个娆儿宝贝是不是就成我师娘了?还是你因为娆儿宝贝才当了和尚的?”桃子突然对她师父的感情生活好奇起来。

    殷玄高冷的看了她一眼,“我突然发现我决定留下来是个错误,再会!”

    “别介!”桃子无赖的拉住他,“我不问了还不行吗?”

    “桃子!”殷玄表情严肃的看着她。

    “师父,你别这么正经八百的,我有点心虚!”

    “如果我我曾经是个坏人,你还会喜欢我吗?”

    桃子沉思了片刻,然后瞪大眼睛,“你不会真的去欺辱王家姐了吧?”

    殷玄眼皮一抽,“没有,不是我干的!”

    桃子松了一口气,“只要你没对那个女人干什么,就算你是个杀人狂魔我也喜欢你!”

    殷玄拉住她的手一用力把她抱进了怀里,“听当捕快的都不会做饭!”

    桃子伸出手摸了摸他的下巴,如此美貌师父不随时调戏真的是太吃亏了。

    “师父,虽然徒弟不会做饭,不过烙饼是一绝,以后徒弟给你烙饼吃吧!作为回报,师父你可要把毕生功夫都传授给徒弟啊!”

    殷玄思考了一番后在她的额头重重的亲了一口,“成交!为师现在就把毕生的功夫都传授给你,来!”

    “去哪里?”

    “床上!”

    “师父,你教我功夫去床上干什么?”

    殷玄高贵冷艳的看了桃子一眼,“床上的功夫不在床上教难道在地上教?徒弟你真调皮!”

    床上功夫?桃子风中凌乱。

    不久后房间里传出不要不要的声音。战况惨烈,听者发春,闻者荡漾!

    禽兽师父身体力行把毕生的功夫都传授给了他那调皮的徒弟。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和尚都还俗~~

    ………………………………………………(全文完)

    悍妃从开篇到完结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某舞在这里感谢所有支持本文的亲们,有你们的一路陪伴让某舞觉得悍妃在此圆满了!

    番外故事在这里画上了一个句号,其实大家喜欢的人还很多,某舞就不一一写出来了。

    如果大家意犹未尽的话请支持某舞的新文,《妖孽贪欢,狂妃惑江山!》

    俺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