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夺爱之冷少情深不负 > 第 165 章

    165.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让我觉得你很贱!

    世界很大,心情万千,有人哭,就会有人笑。

    你难过的时候,别人未必跟你一样的难过,你开心的时候,别人也未必跟你一样的开心。

    放手需要勇气,坚守更加需要勇气,就算放手,凌嫣冰就会得到幸福,天少隐也不愿放手,他担心这一放手,他会后悔终身。

    想要留住她,却再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跟理由,开着车在马路上狂奔,许久,终于还是回到了天家别墅。

    今晚的漫漫长夜要一个人渡过了,少了她,总感觉人生就像是缺了点儿什么,不止心情变得沉闷,就连思想也完全受控于她,明明她已经离开了,却想着跟她在一起有过的一切回忆。

    仰头望天,无奈地一笑,庆幸凌嫣冰不在这里,她也不会知道他比她更加不舍,更加留恋跟她在一起的日子。

    向前走去,现在只想回到凌嫣冰的房间,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寻找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息,就让他再留恋这一晚吧,明天,他会带她去民政局一起签字离婚的。

    脚步匆忙地上了楼,直接来到了凌嫣冰的房间里,试图寻找那种熟悉的感觉。

    “嫣冰,我……”刚推开门,他却下意识地想要喊出她的名字,告诉她,他回来了。

    “少隐,你终于回来了,看你那样气冲冲地开车出去,我好担心你呢。”是官馨沐从浴室内走了出来,穿着的浴袍正是先前凌嫣冰穿的那一件。

    天少隐冷皱眉头,官馨沐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是凌嫣冰的房间,他是来这里寻找回忆的,她怎么可以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穿着凌嫣冰穿过的白色浴袍!

    “你为什么在这里!”天少隐低哼一声,“我不是让你回去的吗?”

    “少隐,人家担心你会有事,所以就一直没有走,在这里等你回来。”官馨沐走到天少隐的面前,嗲声嗲气地说着。

    “现在我回来了,而且四肢健全,没有死于车祸,你放心了,可以回去了。”天少隐摊开双手,语气极为冷淡。

    “少隐,是这样的,我的车坏了,根本就回不去,所以我就想在这里过一夜,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吧?”官馨沐紧抓着天少隐的手,一副撒娇的可怜模样。

    她说得的确是实话,为了让自己有理由留在这里,她在天少隐走后,就故意将车子的前轮给扎爆了。

    “那好吧,你就留在这里过一夜。”天少隐没有再说什么,如果她不是有嫣儿这层身份,他早就将她给轰出去了,但因为她是嫣儿,所以天少隐忍下来了。

    “咦,少隐,嫂子呢?怎么只见你一个人回来?”官馨沐早就料到了会是这种情况,却还是明知故问。

    “我把她送回家了。”天少隐低哼一声,冰冷的眸子里透着不悦,“还有我跟她要离婚了,她不再是你嫂子。”

    听到天少隐这么说,官馨沐的心里面是无比的窃喜,果然她的那一招离间计成功了,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今晚让他跟她发生关系。

    要知道男人在伤心的时候,是最渴望身边能够有一个温柔的女人陪着他。

    终于已经成功地将凌嫣冰给支开了,这里现在是属于她的,现在她就要在她睡觉的地方跟天少隐发生关系,躺在她的床上,搂着她的男人,夺去所有属于她的一切。

    “少隐,我也赞成你跟凌嫣冰离婚!”官馨沐立马改了称呼,也改了语气,这是她一直以来巴不得的。

    “为什么?”天少隐剑眉冷挑看着官馨沐,突然很想知道原因,是什么让她突然这么赞成。

    “少隐,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凌嫣冰她为什么会跟柳旌卿碰上,他们一定是之前就约好了的,否则为什么偏偏会那么巧,难道你相信她所说的只是偶然遇见?怎么可能会那么巧,他们想遇见就遇见了!为什么我跟你没有想遇见就遇见?我看她根本就是对那个柳旌卿余情未了,其实他们在背地里一直都保持着联系,她一直都在玩弄你的感情!”官馨沐咬牙切齿地说道,她恣意地煽风点火,就生怕这火不够旺,无法让天少隐跟凌嫣冰断的干干净净。

    “馨沐,你之前可不是那么说的,你说要让我相信凌嫣冰的,怎么现在却又这样?”天少隐冷皱眉头,惊讶地看着官馨沐,她的前后变化未免也太大了吧。

    官馨沐也意识到自己突然这样数落凌嫣冰是会惹天少隐怀疑,便连忙掩饰道:“少隐,我先前那么说是因为不想让你难过,既然你都决定要跟凌嫣冰离婚了,我当然要把我心里面真正认为的告诉你,我也不想你被人骗嘛!”

    “嫣儿,我的好嫣儿,或许只有你才是最懂我,最体谅我的,庆幸我身边还有你,我不是一无所有。”天少隐突然紧紧地搂住了官馨沐的身体,他只是渴望有一个人让他还可以感觉到温暖,不至于一个人去承受那伤心的一切。

    看着天少隐突然紧紧地搂住她,官馨沐欣喜地嘴角微微上扬,今晚她跟他绝对有戏,因为现在他的心很脆弱,一定很想要有个人陪着他,而她就会是那个人。

    “少隐,不要再去想凌嫣冰那个不要脸的女人了,她背叛了你,根本就不值得你为她而伤心难过,你还有我呢,我是你的嫣儿,嫣儿会永远都陪着你的,让你永远都感觉得到我的存在。”官馨沐轻声的安慰道,她知道嫣儿就是天少隐的软肋,让他记得她是嫣儿,她就一定有机会跟他结婚,一定有一天可以嫁给他。

    “嫣儿,对,你是嫣儿。”天少隐松开环抱着官馨沐的双手,柔和的目光凝视着她的眼眸,这就是他寻找了十五年的嫣儿,她那么好,而他居然不想要她,居然一心要娶凌嫣冰这个心里面想着别的男人的女人,真是不应该!

    或许那个决定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他不该选择凌嫣冰作为报复凌万里的复仇工具,不应该在订婚宴那天趁她被人下药意识不清的时候跟她发生关系,不该一步一步沦~陷入对她执迷的爱。

    错错错,这一切都是错,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因为他还没有跟她结婚,还可以让一切都回归到最初的原点。

    “若水哥哥,嫣儿会一直都在你的身边陪着你的,你不要再推开嫣儿,不理嫣儿了好吗?”边说着,官馨沐的双手便犹如蔓藤一样圈在了天少隐的脖子上,然后吻向天少隐的嘴唇。

    天少隐却是无动于衷,官馨沐不甘心,她就不相信,她会征服不了他的心,她灵巧的舌头试图撬开天少隐的贝齿,跟他的小舌纠缠在一起。

    天少隐却突然用力地推开她,“不要这样!”

    虽然站在他面前的人是官馨沐,但此时此刻天少隐的脑海里只有凌嫣冰,所以他只能用力地将官馨沐推开。

    官馨沐被天少隐冷的一推,整个人不禁向后退了数步,她吃惊地看着天少隐,难道说是她的you惑力还不够吗?

    “少隐,让我们在一起吧,今晚我的身跟心都完完全全地交给你。”官馨沐突然将身上的浴袍带子解开,扔在了地上,原来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就这样一si不挂地站在天少隐的不远处。

    官馨沐的嘴角微微带笑,她就不相信天少隐会对她的身体不感兴趣。

    浴袍脱下来的刹那,天少隐清楚地看着了官馨沐左肩膀上的那个蝴蝶疤痕。

    对,她是嫣儿,可是为什么她做出的事情却不像是嫣儿,嫣儿也会这么随便,这么主动吗?

    为什么凌嫣冰却是那么地矜持自守,为什么凌嫣冰给他的感觉更像是嫣儿,只是她独独没有那个蝴蝶疤痕。

    天少隐有意地将视线避开,根本就不去看官馨沐的身体,虽然她的身体的确很有料,前凸~后翘。但这并不代表,一定会让他冲动地想要占有她。

    这一次官馨沐没有喝酒,不应该再做出这样出格的事情,看来上一次在盛世庄园,她是故意那样做的,这还是嫣儿吗?还是那个十五年前会害羞的小女孩吗?

    为什么会让他觉得她很随便。

    看着天少隐有意回避她的身体,官馨沐不禁浅笑,今晚她一定会让他跟她发生关系的,只有跟他发生了关系,才能让她从此在天家有立足之地。

    官馨沐向着天少隐走近,突然从后面紧紧地搂住了他,“少隐……不要拒绝我好吗?我是心甘情愿的,不要再去想凌嫣冰,她的心里面还装着别的男人,我的心里面可只有你。”

    “放手,不要让我觉得你很贱!好不好?”天少隐却并不看官馨沐一眼,她跟嫣儿越来越不像,只有那个蝴蝶疤痕会让他认为她是嫣儿。

    “为什么?难道凌嫣冰就这么有魅力吗?我主动献身给你,都无法打动你吗!”官馨沐的心里面觉得异常气愤,她都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为什么还是不能让天少隐动心,到底凌嫣冰有什么好?就这么让他难忘吗!

    “对不起,我的心还是在凌嫣冰那里!还没有收回来。”天少隐向前走了几步,弯下身子将浴袍拾起,然后走到官馨沐的身边,重新为她披上,他不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他有理智!

    看着天少隐将她脱下的浴袍又重新为她披上,官馨沐顿时觉得哭笑不得,“为什么!凌嫣冰她都背叛你了,你还想着她做什么?我是嫣儿,我们十五年前就认识了,我才是对你来说最重要的,难道不是吗?”

    “就因为你是嫣儿,所以我才会随随便便就跟你发生关系,现在我的心很乱,不要让我把你当成是泄yu工具!”天少隐低吼一声,腥红的双眼充满了血丝,“不要逼我亲手毁了我最在意的人!”

    “我不在乎,只要你可以开心,我无所谓的!”官馨沐紧握着天少隐的手,她知道她是假的嫣儿,而真的嫣儿现在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旦真的嫣儿回来,她就不会再有立足之地,所以她必须要赶在真嫣儿回来之前跟他发生关系,如果怀了孕,有了他的孩子,那之后的形势就大大不同了,就算真的嫣儿回来,她也有了制胜的筹码。

    天少隐冷摆开了官馨沐的手,“你不在乎,可是我在乎!如果你不是嫣儿,我可以跟你发生任何关系,因为我不需要对你负责,我也更加不会有任何的愧疚感,但你是嫣儿,我不能,也不可以在心里面还想着别人的时候跟你发生任何的关系,我不想把你当成是别人替身!不想纯粹的当你是泄yu工具,你明白吗?”

    “我本来……”官馨沐刚想说她本来就不是真的嫣儿,却又连忙打住,虽然她是迫切地想要跟天少隐发生关系,可是一旦说出她是假的嫣儿,那她也只有玩完之后被抛弃的份儿!

    毕竟她是假的嫣儿,天少隐如果知道她欺骗了他,一定会恨死她的。

    “今晚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公司睡。”说完天少隐便大步地走了出去,不想留在这里,就是因为不想跟官馨沐发生任何的关系。

    “少隐,我……”想要说句什么,官馨沐却没有勇气说出口,如果告诉他实情,告诉他,她不是嫣儿,她很爱他,他会接受吗?

    还是不要了吧,万一他无法接受,还恨她欺骗了他,那她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天少隐快步地走出了房间,便立即下了楼,直接上了车,朝着天风大厦赶去。

    很快便赶到了天风大厦的门口,天少隐从车内走了出来,突然感觉无精打采,他恍若失神般向前走着,却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别人狙击枪瞄准镜下的目标。

    对面那座大厦的顶楼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冷面男子已经悄悄地将枪口瞄向了天少隐。

    “卓哥,目标已经出现,什么时候动手?”那男子拿起了对讲机,他是吴本卓花钱雇来的杀手,名字叫廖桀。

    “瞄准了就动手,最好是一枪爆头,千万不要让天少隐再活过明天!”对讲机那边传来吴本卓冰冷的声音。

    “明白!”廖桀放下对讲机,专心地看着瞄准镜,等待着天少隐走进他射击的瞄点,然后一枪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