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枭雄风云录 > 第八十九章 陷阱

第八十九章 陷阱

    杰克脸色一变,腰眼一扭,整个身子呈四十五度角往左边扑去,两发子弹几乎是贴着她的脸颊飞了过去,杰克是躲过去了,但是他身后的两名红粟党士兵就没有他的反应速度了,十几发子弹不分前后相继打穿了这两名战士的x膛,两个人梦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扑倒在地的杰克还没有从地上站起身来,手中的冲锋枪连看都没看对着那名开枪的汉子就是一梭子,那名汉子身躯上面乍现出几十朵血花,最后仰面倒了下去,流出来的鲜血将那一片水稻田都染红了。这个时候,红粟党士兵们已经跟这些在这里伏击他们的神秘军队搅在了一起,怒吼声,哀嚎声,骨头断裂的咔嚓声,机枪喷吐火舌的哒哒声,在这一片充满生机的水稻田中接连响起,红粟党还有那批神秘人每时每刻都有人倒地不起,但是更多的人却接二连三的扑了过来,弥补上面的空档。杰克手中的冲锋枪没了弹药,大吼一声将纯铁的冲锋枪丢向了不远处一个正在拉动枪栓的汉子,那名汉子嚎叫一声,纯铁的冲锋枪砸到了他的脑袋上面,血浆崩裂,当场死亡。手一挥,一把五四式手枪出现在杰克的手上,啪啪两枪解决了两名朝自己冲来的士兵,这个时候萨克带领的人马已经完成了侧翼包抄,神秘军队已经被两面包围,杰克怒吼道“抓紧时间解决掉对手,速度快,!”红粟党士兵们听到杰克的大吼声,手上都加了狠劲儿,不少人即便是身受重伤依然跟敌人扭打在一起,即便是死也要拉一个人垫背,神秘军队正前方跟侧翼都受到了敌人的进攻,一时间阵脚大乱,阵型开始出现了松动,最后全面崩溃,身穿墨绿色军装的汉子们逃进了身后的树林中。红粟党士兵们正准备追击的时候,杰克制止了他们。“不要管他们,抓紧时间清点人数武器和弹药,最快速度驰援彩镇!”萨克满脸是血的来到了杰克身边,杰克吓了一跳,还以为萨克负伤了,忙问道“怎么搞得,伤到哪了?”萨克不以为然的在自己脸上随便拿手抹了一下,不在乎的说道“没有,这些都是对手的血,你这边怎么样?兄弟们的伤亡如何?”杰克缓缓摇头,“暂时还没有清点出来,你这边呢?伤亡大吗?”萨克是负责侧翼进攻的,说白了就是一个牺牲品,侧翼进攻的时候,敌人会因为惊慌而将全部的火力都集中在侧翼组织对手,因此担任侧翼进攻的士兵们很少能够活下来的,萨克能够活下来,不得不说是运气大。萨克脸上浮现出沉重。“阵亡了近百人,剩下的几乎全部带伤,带过去的两百多人算是报废了!”萨克担任侧翼火力吸引的时候,带走了两百名红粟党精锐,这一场战斗打下来他们几乎全部折损了,再加上之前在亢村折损的士兵们,当初从彩镇走出来的九百七十余名老兵,现在只剩下五百人左右了,一大半还都是带伤的。杰克心头一震,显然他也是被这个结果吓到了,蓝色的虎目中浮现出一丝忧伤,四百多名生龙活虎的兄弟们,接连在亢村还有这个不知名的地方跟自己这些兄弟们天人永隔,这一次都是自己的错啊,要不是自己匆忙驰援彩镇,没有携带任何的重武器,也不会有这样的伤亡啊,哪怕自己携带了一个单兵火箭筒,也不会有这么打的伤亡啊。“杰克,你不要太伤心了,都是龙傲不好,这小子不敢跟我们明刀明枪的打,只知道用这些卑鄙的手段,”萨克见到杰克脸上的忧伤,知道他是在为自己的过错而自责,连忙开口安慰道。杰克伸出手来缓缓摇了摇,说道“不,打仗本来就是斗智斗勇,龙傲这一招虽然很取巧也让人不齿,但是不得不承认,他这一招给了我们很大的损失,而他却在一场又一场的消耗战中折损了我们的实力。”不久之后,战斗损失统计了出来,因为遭受了突如其来的伏击,杰克带领的人马折损了一百六十多人,手上两百余人,再加上之前在亢村还有萨克带领的损失,九百多名精锐,目前只剩下一半的数量。杰克仰天长叹,龙傲手中还有一千五百多人的军队,自己手里只剩下这些精疲力尽的兄弟们,弹药方面几乎快要用完了,而龙傲他们确实以逸待劳,目前已经扎好了口袋等着自己往里面跳啊。萨克来到杰克身边,轻声道“杰克,我们怎么办?还要继续支援彩镇吗?”杰克睁开眼睛,斩钉截铁的说道“就是死,我们也要死在彩镇的土地上,”————天龙会的人马再一次退了下来,只留下来满目疮痍的红粟党阵地跟那些死不瞑目的战士们,王刚来到龙傲的战地指挥所里面,怒气冲冲的将自己手中的望远镜丢在地上,质问道“龙傲,你小子是什么意思?那兄弟们的姓名开玩笑是不是?”炮轰在一个小时以前就停止了,接下来龙傲指挥军队连续发动了三次冲锋,可是奇怪的是每一次当天龙会的人马冲到了敌人营地里面并且准备大开杀戒的时候,后方阵营就会很合时机的响起撤退的号令,这下可倒好,红粟党留守在彩镇里面的人马没有一点热武器,有的都是刀片跟长矛,跟这些天龙会人马比起来可谓是天壤之别,可是龙傲偏偏像是猫戏老鼠一样,逗着他们。第一次撤退的时候,天龙会因为仓促准备不当,一些热武器被遗留在阵地上面,第二次跟第三次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撤退的时候虽然没有慌乱,但是那些热武器却落在了红粟党的人马的手中,第二次跟第三次撤退的时候,十几名兄弟被红粟党的人打了黑枪,留在了阵地上面,难怪王刚会发这么大的火、龙傲看着在自己面前大发雷霆的王刚,笑道“哟,王队长,你咋来了,怎么不在前线指挥战斗啊?”“你少来这一套,你跟老子说清楚了,为什么连续三次都不让我们大开杀戒反而让兄弟们白白送死。你说清粗!”王刚显然不吃龙傲这一招,怒火冲天的打断了龙傲的话语,开门见山的说道。龙傲知道王刚目前正在气头上,所以脸上陪着笑容说道“呵呵,原来你是再说这件事情啊,不过现在我不能回答你,你还是先将气消消再说!”龙傲不说还好,一说王刚心中的怒火再一次涌了上来,大吼道“我消你的吻啊!兄弟们的姓名在你的眼里面就那么不值钱吗?你知不知道我当,一些热武器被遗留在阵地上面,第二次跟第三次因为有了心理准备,撤退的时候虽然没有慌乱,但是那些热武器却落在了红粟党的人马的手中,第二次跟第三次撤退的时候,十几名兄弟被红粟党的人打了黑枪,留在了阵地上面,难怪王刚会发这么大的火、龙傲看着在自己面前大发雷霆的王刚,笑道“哟,王队长,你咋来了,怎么不在前线指挥战斗啊?”“你少来这一套,你跟老子说清楚了,为什么连续三次都不让我们大开杀戒反而让兄弟们白白送死。你说清粗!”王刚显然不吃龙傲这一招,怒火冲天的打断了龙傲的话语,开门见山的说道。龙傲知道王刚目前正在气头上,所以脸上陪着笑容说道“呵呵,原来你是再说这件事情啊,不过现在我不能回答你,你还是先将气消消再说!”龙傲不说还好,一说王刚心中的怒火再一次涌了上来,大吼道“我消你的吻啊!兄弟们的姓名在你的眼里面就那么不值钱吗?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三次进攻那一次都能够轻松解决掉彩镇的人,可是你小子每一次在我们进攻的时候就下令撤军,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兄弟们是在撤退的时候被那些家伙打了黑枪啊!”虽然那些被打了黑枪的士兵不是天龙会的人,但是他们跟王刚一样都是退伍军人,军人与军人之间的感情龙傲是不会知道的,也只有王刚这样的老兵才知道军人与军人只见的哪一种说不上来的友谊,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一个个死在自己眼前,还是被打了黑枪而不是在战场上面被击杀的,王刚心里不生气就怪了。龙傲脸上带着笑容忍受着王刚的口水,渐渐地王刚骂累了,看着龙傲脸上依然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增一分减一分,王刚心中即便是有千万分的怒火这个时候也消退了,双肩无力的耷拉了下来,王刚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面端着水杯灌了几口,有气无力的说道“说说你的看法吧!”王刚知道。龙傲做事向来都是有原因的,他有时候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但是绝大多数的时候龙傲依然会将所有事情都靠考虑周全之后才会行动的,这一次他也绝对不会随便下令撤军。龙傲呵呵一笑,看着王刚说道“我在钓鱼!”王刚没有说话,看着龙傲,等待龙傲的下文,果然龙傲接着说道“彩镇的布防情况经过我们的三次冲击已经被我了如指掌,蔡镇里面目前虽然有绝大多数的兵力,但是他们缺乏武器弹药,甚至连防御工事都等于零,除了壕沟之外,一无所有!”“你说的不错,我们目前的实力的确是可以攻进彩镇,并且保证在半个小时内解决掉对手,赢得这场胜利,可是你想过没有,红粟党虽然在堡垒攻坚战中折损了三分之一的实力,不过他还有这另外三分之二的力量,其中最骁勇善战的就是驻守在彩镇,也就是他们老巢里面的这一千多人,”“亢村的战斗让我有一种预感,驻守在亢村的兵马就是彩镇原来的防守力量,塔布浪一定是将驻守在彩镇的兵力全都外派,而在彩镇里面只留下了这些新政收上来的新兵,而我们在亢村那边摆下的一千五百人对于杰克来说完全构不成威胁,只要稍微用点手段就能够将他们耍的团团转,”“所以我在前往彩镇的那条羊肠小道上面埋下了五百人进行伏击,做成我们即将攻克彩镇的假象,逼迫杰克不惜一切代价驰援彩镇,而我们就在彩镇外围构建一个庞大的包围圈,将红粟党最精锐的人马一口气吃掉,这样红粟党在金sanjiao这一片地方以后就要沦为三流势力,对迈克阿瑟再也构不成威胁!”“你的胃口还真不小啊!”王刚目瞪口呆的看着龙傲,说道,龙傲的这一招不可谓不毒辣,红粟党的老大塔布浪目前被己方一千多名精英包围在彩镇里面,而在彩镇的士兵只有一些连武器都没有的乌合之众,而这个时候塔布浪一定会命令距离彩镇最近的杰克人马驰援彩镇,杰克虽然实力强悍,但是他受伤的人马实在是太少了,要是全都拉过来说不定跟己方还有一拼之力,但是他们经过连番战斗士兵们的体力还有精力已经到了极限,再加上之前的战斗损失,杰克手里面的人马绝对不会超过六百人,一千对战六百,龙傲这一招不可谓不冒险啊!“跟着你小子,永远都是心惊肉跳!”王刚摇摇头苦笑的说道,彩镇目前还有数千人的守备部队,虽然他们缺乏热武器,但是人海战术足够弥补他们在武器方面的损失,而要是杰克在最短的时间内赶来,他们人数虽然少不过武器却很精良,一旦来一个反包围,天龙会不知道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啊!“心惊肉跳谈不上,但是热血却永远都不会减少!”龙傲哈哈大笑的说道,这一场战斗自己只要打赢了那么红粟党就会彻底失去之前的地位还有实力,对于迈克阿瑟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而对于自己跟天龙会来说,在洞难亚也算是一个强有力的盟友,龙傲的野心可不是只局限于中原,他的眼光已经随着一统中原开始跳出了中原观看整个北方了,中原省位于北方的心脏部位,中原的东北与西北分别是x西与h北两省,这两个省跟中原相互接壤,其中h北又是连接东北的重要路径,而x西则阻挡着s西一带的势力,这两个省的hei社会目前都是一片散沙根本没有一个强大的实力能够撑得住场面。天龙会一统中原只是龙傲心中霸业的第一步,接下来龙傲会兵分两路分别将x西与h北两省收于麾下,这样天龙会就有了跟北方另外两大势力一争长短的实力了,仅仅一个中原省就能够支撑起天龙会七万大军,要是三个省都被龙傲拿下,那么龙傲有十足的信心能够在一年之内训练处二十万甲士,到时候分别北上与西进,将dong三省跟s西三省收于麾下,那么天龙会就作用长江以北九省hei道,跟南苍鹰平起平坐。而这一切都需要足够而又惊人的财力支撑,迈克阿瑟作用金sanjiao对于龙傲来说百利无一害,只要迈克阿瑟还还活在世上一天,那么jsanjiao特有的‘粮食’就会源源不断的涌入老家,变成白花花的银子成为天龙会雄霸天下的最好保证。“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是继续进攻吗?”王刚收敛了一下心神,对着龙傲说道,既然要做出快要攻克彩镇的假象,那么进攻就要接连不断,只要这样才能够做出彩镇连连告急的假象。谁知道,龙傲的回答却让王刚大吃一惊,只见龙傲微微摇头,说道“不用了,戏已经做足了,传令下去,士兵退兵三十里,在阵营前后两侧修建壕沟掩体,面临彩镇的方向不布置雷区,有多少地雷就用多少,争取将雷区布置在一里地左右,”“雷区?”王刚一惊,说道“可是我们的地雷并不多啊,勉强只能够布置成三百多米啊!一里地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天龙会这一次进攻原本就是仓促决定的,在亢村的时候龙傲便将大量的武器弹药全都留给了牵制亢村敌人的那些士兵们,长距离奔袭彩镇的士兵们除了必备的干粮还有武器弹药几乎没有其他的零散物件了,一里地,一千米的雷区对于他们来说有点强人所难了。“没有地雷?那就用手榴弹改装!”龙傲大手一挥,接着看着王刚嘴角一弯坏笑道啊“反正有你这个武器专家,用手榴弹改装几个地雷你总做得到吧!”王刚是东南郡区的兵王,对于他来说别说是改装几个手榴弹,要是有足够材料的多就是一辆坦克它都能做出来!“是没有问题,可是你不是说过,这一场战斗是两面受敌!我们只在彩镇方向布置地雷,而在我们阵营后面却不留一点以备不时之需吗?”王刚挠挠头,疑问道,杰克带领的人马的武器装备跟他们比起来只强不弱,在亢村的时候,王刚甚至还看到了对方有单兵火箭筒,只是那个时候他们一直被天龙会的炮火压制在村头的阵地上面,火箭筒没有用武之地罢了!龙傲只在彩镇方向布置下雷区,而在阵营后面却没有一点反步兵雷,要是杰克带领人马对他们一阵炮轰,那么他们跟当初的亢村士兵的角色就要调换一个个了!“杰克他们是紧急赶赴彩镇的,对于他们来说时间跟速度才是最重要的,杰克是一个聪明人,不会因为一些不必要的东西而耽误行军速度,单兵火箭筒威力是很强大,携带来说也相对比较轻便,不过它的炮弹重量可不轻,对于一支重视速度的人马来说,就有点鸡肋了。”“在加上我们一直在‘猛攻’彩镇,求援的信息一浪高过一浪,对于杰克来说,他还敢带哪些笨重的东西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再说,单兵火箭筒可是反步兵雷的克星,要是杰克他们带了单兵火箭筒,那么即便是我们在阵营后方埋下了十公里的雷区也是于事无补啊!”龙傲缓缓的解释道,然后看着王刚说道“你说对吗?”————经过一段时间的急行军,杰克总算是在两个小时后到达了彩镇外围,等到一个高处,杰克观看者不远处的彩镇,望远镜中,原本热闹的彩镇消失了,滚滚的浓烟飘扬在彩镇上空,不少建筑物正在那里熊熊燃烧者,在借到上面还有居住在彩镇的平民的尸体,只是他们都不是完整的,有的没有了胳膊有的没有腿,有的分成了两半,鲜血跟死亡弥漫在彩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