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公主归来 > 第190章 明澈的空灵(下)

第190章 明澈的空灵(下)

    “这是怎么一回事.”夏溪枫一脸担忧.眼睛直直的盯着姚木子汐的方向看去.

    “是神器与子汐脖子上的玉佩产生了反应.”花天泽一脸疑惑的看着姚木子汐的方向.她脖子上面的那枚玉佩太神奇了.看來这里面一定藏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一声嗤笑声传了过來.只见一身红衣的姜赤彦站在几人的对面看着他们.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姜赤彦的身后跟着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这里.硬要闯进來.那我真得好好的招待你们了.”姜赤彦斜睨了一眼对面的三人.嗓音依旧如此魅惑人心.只见他又抬头看了一眼还在空中的姚木子汐.眼里发出一道晶亮的光芒.

    “姜赤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夏溪枫站起身子.与姜赤彦对视着.

    “不要被他迷惑了.他不是姜国王子.你看他的身后.”花天泽连忙站起身來.拉起欧阳浩南走到了夏溪枫的跟前.握起夏溪枫的手.

    “我说弟弟你连你的亲哥哥你都不认识了吗.”姜赤彦淡然一笑.眼里的笑意甚浓.轻轻向身后那女子挥了挥手道:“誉碧.去给我取回那三件神器.和那女人脖子上的玉佩.”

    “是.主人.”姜赤彦身后的白衣女子.恭恭敬敬的俯下身去.给姜赤彦行了个礼.

    夏溪枫抬眼看了一眼姜赤彦的身后.果然有蹊跷.他的身后有一对赤色的翅膀.难道是怪物.他不是人.更不可能是姜赤彦.对了和那个金色衣服的男子一样.自己怎么就沒有注意呢.他也有一对赤色的翅膀.

    未等夏溪枫等人反应过來那白衣女子便飞身而起.跃向姚木子汐而去.夏溪枫和花天泽三人看罢只觉得眼前的一切让他们有些咿呀.只见那结界像是瞬间消失了一般.一道银白的亮光洒满了这看似极其狭隘的空间.

    誉碧伸手要去夺姚木子汐身下的那三件神器.只见她的手在碰触到那把冰凌刀的瞬间便被那冰凌刀的寒气所凝结.誉碧吃疼的闷哼了一声.定是沒有想到这刀竟有如此威力.真是自己大意了.这次只要能够帮主人夺得五神器之中的冰凌刀他们便可以出了这无尽黑暗的血狱之中.这次却意外出现了三件神器.他们怎么能放过这样绝佳的好机会.

    誉碧急忙退了回來.看了走到姜赤彦的身后.低声道:“属下无能.沒有办法拿到那把冰凌刀.”

    红衣妖艳的发出夺目的光芒.姜赤彦淡淡一笑嘴角发出一丝皎洁的弧度看向那空中飘浮的女子.真是有趣极了.这样的可人儿.还有三件神器都要成为自己的囊肿之物了.不枉自己在这虚无血狱之中呆了这一千年之久.若今后能有此佳人作伴.就是不出这血狱又有何妨呢.

    只见那男子.淡淡一笑.便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姚木子汐而去.

    夏溪枫见罢心里暗道不好.他是要打汐儿的主意.不知道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行.自己必须得阻止他.

    刹那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从未见过如此绚烂的一幕.电光火石之间.姚木子汐睁开双眼.身边的结界瞬间便凝结而至.将她层层包裹住.而那结界里面的姚木子汐.正如一只破茧成蝶的蝴蝶一般.变的透明而轻盈.

    只见那和姜赤彦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双手碰到姚木子汐身边结界的那一瞬间.身上极快的发生着奇异的变化.全身上下像是褪去了一层皮肉一般.身上的衣服容貌.都在一瞬间发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形象.而那个人的容貌.正是夏溪枫在那虚空血池之中看到的.并且掳走她的人.

    “该死.这女人.……”只听那男子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疼苦而狰狞.双手紧紧的抱在胸前好像是哪里受了重伤一般.

    “主人……”誉碧见罢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扭曲.担心的大叫道.飞身而起想要上前帮助已经受伤的血狱之主独孤鈡凝.

    独孤鈡凝淡淡瞥了一眼不自量力的誉碧.艰难的伸出一只手运了几成功力.劈掌向誉碧打來.誉碧被独孤鈡凝这一掌打的吐出一滩鲜血.身体向后退了数十步.她不懂为何主人要这样做.他明明受伤了.为什么还要推开自己.

    夏溪枫却与独孤鈡凝的状况截然相反.不但沒有被这结界所伤.而且这个结界似乎有着很神秘的力量.似乎进入这结界之中自己全身上下都变的轻盈而力量无限起來.好像功力也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夏溪枫轻轻抱住缓缓降落下來的姚木子汐的.看着她美丽的容颜.顿时止不住的欣喜起來这感觉大概就是思念的滋味.自己才这么一会儿工夫和她分开了.怎么自己确实感觉恍然隔世一般.这思念的滋味那么的深刻.

    誉碧艰难的站起身來.走到了孤独鈡凝的面前.手里发出一道淡蓝色光芒.只见一把赤月型银白色匕首顿时出现在誉碧的手里.誉碧看了一眼孤独鈡凝.用手里的匕首狠狠的刺向自己的手腕.只见誉碧的手上顿时溢出鲜血.

    孤独鈡凝憋了一眼誉碧.冷冷道:“谁让你自作聪明.我绝不会放弃这一次的机会.我一定要出了这血狱.”

    誉碧手上的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着.满眼的疼苦之色.咬了咬牙.倔强的说道:“可是主人.你现在受伤的太严重了.我们不能和他们硬拼.”

    孤独鈡凝淡淡一笑道:“不要多说了.我心意已定.我要做的事情.说也不能阻拦.”抬头看了一眼誉碧的手.眼睛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像是一只嗜血的魔鬼一般.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誉碧心领神会的将自己那满是血迹的手送到孤独鈡凝的面前.看着他因为元气受损而变得狰狞的面容.心里狠狠的疼了那么一下.自己不过是一缕亡魂能够幸得生存至今.全是因为他孤独鈡凝.就算让他再死一次.那又如何.她的命都是他的.

    孤独鈡凝扭曲的面容出现一丝难色.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原本俊逸的面容.此时已经变成了鬼魅一般.眼睛已经因为精气损耗过多而深陷进眼窝之中.

    “我知道我的血还沒有给你疗伤的作用.可是我只想要你能够好起來.就用我的血为你疗伤吧.”誉碧看着孤独鈡凝.眼神透着坚毅.

    “你走.不要管我.”孤独鈡凝眼里出现一丝红光.像是一只要发怒的狮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