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诡宫 > 第一百一章

    预想中的疼痛沒有到來.莫约过了半分钟.我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

    抬头望去.只见白湛两眼空洞.呆愣地望着前方.接着.嘴角缓缓溢出鲜红的血液.刹那间扑倒在地.

    而白湛身后.深紫色的身影渐渐浮出黑暗.來人正是绯君逸.

    “笨.”

    还是那副冷冷地嗓音.出口的话总是不重听.但我知道.他沒有恶意.只是在怪我用了擒鸣.擒鸣极耗费体力.更何况当时我已筋疲力竭.等于是在用自己的命做赌注.

    我强撑着扯起一抹笑.“谢了.”

    “真丑.”

    预料中的回答.冰冷毒舌.但这次我却不再生气了.“再不走.我们俩可就都走不了了.”

    火碧疏已经破了我的迷林阵.不出半刻钟.必定追到这儿來.绯君逸的实力我大抵有些了解.绝不输给火碧疏.只是如今我收了重伤.带着我这个拖油瓶.多少有些费力.

    紫光笼罩住绯君逸.等它消失后.出现在我面前的又成了那头漂亮的紫狐.带着我这个伤患.确实用原形方便得多.

    一路狂奔.可刚出洞口.鸟群又开始嘶鸣起來.

    “绯君逸.这样不行.我们的行踪逃不出火碧疏的掌心.”望着枝丫上的百鸟.我一时也沒了办法.

    林中什么不多.就是鸟多.恰巧鸟群都听命于凤.所以.只要有鸟的地方.火碧疏就能得知我们的行踪.这也是我们打败萨雷和万峰后他们能立即出现的原因.

    听了我的话.绯君逸也盯着鸟群出了神.这确实是个难題.这么多鸟.杀不完.赶不走.确实难办得很.

    “水.”我与绯君逸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在水中.鸟群就找不到了.而且.水还是火碧疏的克星.

    我记得水如天与我分析地形时曾说过.山顶有个泉眼.涌出的泉水直通到山下.若是能找到.我们就得救了.

    只可惜.我不会水……

    预想中的疼痛沒有到來.莫约过了半分钟.我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

    抬头望去.只见白湛两眼空洞.呆愣地望着前方.接着.嘴角缓缓溢出鲜红的血液.刹那间扑倒在地.

    而白湛身后.深紫色的身影渐渐浮出黑暗.來人正是绯君逸.

    “笨.”

    还是那副冷冷地嗓音.出口的话总是不重听.但我知道.他沒有恶意.只是在怪我用了擒鸣.擒鸣极耗费体力.更何况当时我已筋疲力竭.等于是在用自己的命做赌注.

    我强撑着扯起一抹笑.“谢了.”

    “真丑.”

    预料中的回答.冰冷毒舌.但这次我却不再生气了.“再不走.我们俩可就都走不了了.”

    火碧疏已经破了我的迷林阵.不出半刻钟.必定追到这儿來.绯君逸的实力我大抵有些了解.绝不输给火碧疏.只是如今我收了重伤.带着我这个拖油瓶.多少有些费力.

    紫光笼罩住绯君逸.等它消失后.出现在我面前的又成了那头漂亮的紫狐.带着我这个伤患.确实用原形方便得多.

    一路狂奔.可刚出洞口.鸟群又开始嘶鸣起來.

    “绯君逸.这样不行.我们的行踪逃不出火碧疏的掌心.”望着枝丫上的百鸟.我一时也沒了办法.

    林中什么不多.就是鸟多.恰巧鸟群都听命于凤.所以.只要有鸟的地方.火碧疏就能得知我们的行踪.这也是我们打败萨雷和万峰后他们能立即出现的原因.

    听了我的话.绯君逸也盯着鸟群出了神.这确实是个难題.这么多鸟.杀不完.赶不走.确实难办得很.

    “水.”我与绯君逸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在水中.鸟群就找不到了.而且.水还是火碧疏的克星.

    我记得水如天与我分析地形时曾说过.山顶有个泉眼.涌出的泉水直通到山下.若是能找到.我们就得救了.

    只可惜.我不会水……预想中的疼痛沒有到來.莫约过了半分钟.我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

    抬头望去.只见白湛两眼空洞.呆愣地望着前方.接着.嘴角缓缓溢出鲜红的血液.刹那间扑倒在地.

    而白湛身后.深紫色的身影渐渐浮出黑暗.來人正是绯君逸.

    “笨.”

    还是那副冷冷地嗓音.出口的话总是不重听.但我知道.他沒有恶意.只是在怪我用了擒鸣.擒鸣极耗费体力.更何况当时我已筋疲力竭.等于是在用自己的命做赌注.

    我强撑着扯起一抹笑.“谢了.”

    “真丑.”

    预料中的回答.冰冷毒舌.但这次我却不再生气了.“再不走.我们俩可就都走不了了.”

    火碧疏已经破了我的迷林阵.不出半刻钟.必定追到这儿來.绯君逸的实力我大抵有些了解.绝不输给火碧疏.只是如今我收了重伤.带着我这个拖油瓶.多少有些费力.

    紫光笼罩住绯君逸.等它消失后.出现在我面前的又成了那头漂亮的紫狐.带着我这个伤患.确实用原形方便得多.

    一路狂奔.可刚出洞口.鸟群又开始嘶鸣起來.

    “绯君逸.这样不行.我们的行踪逃不出火碧疏的掌心.”望着枝丫上的百鸟.我一时也沒了办法.

    林中什么不多.就是鸟多.恰巧鸟群都听命于凤.所以.只要有鸟的地方.火碧疏就能得知我们的行踪.这也是我们打败萨雷和万峰后他们能立即出现的原因.

    听了我的话.绯君逸也盯着鸟群出了神.这确实是个难題.这么多鸟.杀不完.赶不走.确实难办得很.

    “水.”我与绯君逸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

    在水中.鸟群就找不到了.而且.水还是火碧疏的克星.

    我记得水如天与我分析地形时曾说过.山顶有个泉眼.涌出的泉水直通到山下.若是能找到.我们就得救了.

    只可惜.我不会水……预想中的疼痛沒有到來.莫约过了半分钟.我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

    抬头望去.只见白湛两眼空洞.呆愣地望着前方.接着.嘴角缓缓溢出鲜红的血液.刹那间扑倒在地.

    而白湛身后.深紫色的身影渐渐浮出黑暗.來人正是绯君逸.

    “笨.”

    还是那副冷冷地嗓音.出口的话总是不重听.但我知道.他沒有恶意.只是在怪我用了擒鸣.擒鸣极耗费体力.更何况当时我已筋疲力竭.等于是在用自己的命做赌注.

    我强撑着扯起一抹笑.“谢了.”

    “真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