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仙路狂歌 > 乌云遮月,仙路断绝!

乌云遮月,仙路断绝!

    如果天狼只有简单的五阶修为.面对这样一式强悍的神通.绝对无法阻挡.但天狼拥有道火之力.更是有星罗棋盘这样的六阶至宝.却是具备了与六阶强者勉强一战之力.

    面对着汹涌而來的滚滚黄泉.天狼神色一凛.毫不犹豫地催动起星罗棋盘.一片虚幻的星空出现在自己身前.那滚滚黄泉冲入进去.仿若冲入一片真正的星空之中.明明只有几丈距离.却仿佛隔了天涯海角.始终无法穿透而出.

    天狼张口吐出一口灼热的火龙.在黄泉之中疯狂翻滚.将其中的道道阴魂纷纷灼烧溃灭.以无尽真阳之力.化尽了黄泉中的阴冷尸气.直接将其变成了一条清澈泉流.从天狼身上冲刷而过.将天狼的身形冲击的倒退出数十丈远.却沒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被沧浪老祖一击震退.天狼沒有丝毫馁色.反而是放声狂笑起來.骤然转身.冲着远空的另外几处战场高声喝喊:

    “沧浪湖今天完了.你们大势已去.难道还要负隅顽抗吗.念你等修为不易.速速离去.我可饶你们一命.否则.就给沧浪湖殉葬.”

    斩草要除根.本來.攻破另外一个宗门之后.要么屠戮.要么招降.总之一定要尽可能的削弱这个宗门剩下的实力.尤其是这种化神境界的绝顶高手.必须要全部斩灭.不能放过一个.否则五阶强者的日后报复.绝对会让人非常头痛.

    以此时屠罗宗的战力.想要将这些五阶强者全部屠掉.并非沒有可能.但是这样一來.天狼沒有十足的把握.一定能够留住沧浪老祖.

    想要留住一名一心逃命的六阶强者.可谓非常困难.此时沧浪老祖心中愤怒.想要宣泄怒火.才会和武战魂缠斗不休.但随着时间推移.一旦他生起逃跑的心思.那么武战魂绝对组拦不住.

    只有把所有的力量集中起來.天狼才有绝对的把握.能够留住沧浪老祖.为此.他甚至不惜放过沧浪湖所有的化神强者.

    听到天狼的话后.空中激烈的战斗骤然一顿.那些沧浪湖的化神强者纷纷神色一怔.露出震惊之色.心中有些不敢置信.

    但是沒了大阵支撑.沒有宗门弟子辅助.水剑寒一死更是损失了一件六阶法宝.在这里继续战下去.结果也是一死.而天狼既然说放他们离开.那不管是真是假.试一试.总有一线生机.

    修为达到这种地步.哪一个不是果决之人.一名与那巨人族强者缠斗良久的苍发青年.狠狠咬牙.在身周布下一层水幕防护.毫不犹豫地抽身急退.

    而那名巨人族的强者.本來便是佣兵.对于杀不杀死这些人根本就沒有分毫在意.既然天狼已经说了.自然不会追杀.那名沧浪强者很快便冲入了下方的滚滚浪涛之中.水遁而去.消失无影.

    见到一人果然从容离开.其余强者心中大定.再不迟疑.纷纷脚踏剑光.迅速逃离.只有四名化神强者一脸悲愤的指骂天狼.不愿苟且逃生.被腾出手來的三名佣兵迎上拖住.被九极战船上的无数修士狂轰乱炸.摇摇欲坠.

    承义、旭东以及小龙则是纷纷冲天而起.朝着沧浪老祖的方向围堵而去.

    沧浪老祖见到天狼如此果决.也是不由得心中一寒.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大袖一甩.顿时挥出一道浩荡水流.逼退武战魂.向着远空急急遁去:“一群小辈.今日之仇我必十倍來报.他日血洗屠罗.鸡犬不留.”

    “你命止于此.何來他日.受死.”天狼仰天狂啸一声.星空领域骤然幅散.瞬息之间便将沧浪老祖罩在其中.

    沧浪老祖的法则为水道.并不擅长速度.而星空领域之中却暗含缩地成寸的法则力量.天狼一步万里.瞬息之间便追到沧浪老祖身后.大罗魔手之上澎湃火光.狠狠拍落.

    虽说这大罗魔手.被苍浪老祖轻易破掉.但是却实实在在的阻挡了沧浪老祖一息时间.而很多时候.一息时间.便能决定生死.

    沧浪老祖刚刚挥出一道水剑.将天狼劈的吐血飞退.武战魂便已经追了上來.玄火剑上缭绕上凛冽火光.骤然斩落.一道浓黑如墨的锋锐剑罡宛若太初之光.划破天际.生生撕裂了沧浪老祖的水幕防护.在沧浪老祖胸前豁开一道巨大的伤口.

    紧接着.小龙的咆哮震天而來.龙翼回旋.骤然斩出一道赤红色的龙翼能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地劈在沧浪老祖的后背之上.顿时将沧浪老祖劈的身形前跌.乱发披散.狼狈不堪.

    漫天的星光齐齐摇颤.北斗七星更是脱离而出.一道道纹理交织纵横.化成一个繁奥复杂的封印阵法.恍若仙衣一般披在沧浪老祖身上.令沧浪老祖的身形骤然迟缓.

    旭东和承义也从远空奔行而來.无尽的血海之中.一尊血色的魔影与旭东身形重合.散发出滔天杀机.化成一道血色流光.疾驰而來.

    另一个方向.承义骑乘着神骏的白马.数度冲锋叠加之下.几乎突破了速度的极限.化成了一道白色电光.与承义的血色身影同时闪來.一白一红两条光线.以沧浪老祖为中心一闪而逝.在远空显现出两人的身影.

    而在沧浪老祖的身上.则有两条深深的伤痕瞬间浮现.血肉翻转.露出其中的森森白骨!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即便是沧浪老祖修为再强.也绝不可能是天狼几人的对手.尤其是小龙本身便要强过沧浪老祖.再加上掌握着玄火剑和星罗棋盘的武战魂和天狼.以及承义和旭东的从旁辅助.根本就沒有了丝毫生机.

    结果.半空中战斗激烈.一波波恐怖的波动浩荡席卷.舞动天风.令整片天空变成一片离乱的光彩.但仅仅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沧浪老祖便已经完全支撑不住.最终被武战魂一剑削掉头颅.天狼以道火之力焚烧元神.完全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而沧浪老祖的血肉精华.则是被天狼全部归拢到了一起.以道火之力小心炼化.剔除杂质.最终炼化成了一滴充满生命气息的晶莹血滴.

    看着手中的这滴剔透血水.天狼眼中闪过异样之色.身边光华一闪.沐双的身影在冰晶笼罩之中浮现而出.天狼轻轻一震.顿时那早已裂痕满布的冰晶在风中破碎开來.沐双那被封了数年之久的身躯.重新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天际柔风轻轻吹來.浮动衣袂.秀发飞扬.少了几分在冰中的空灵之意.却平添了几分生气.

    望着身前的白衣少女.天狼眼中沒有了平日的冷漠杀伐.只剩下了满目柔情.轻轻捻起手指血滴.点在了沐双额际的星点之上.

    玄星仙诀修出來的本命神星.是全身经络的根本所在.那一滴鲜血落在星点之上.顿时被吸收进去.庞大的生机在沐双的血脉之间不断周转.为她抚平着使用秘法之后在体内留下的创伤.

    这些生机不会被沐双直接炼化.而会随着时间的推移.缓缓地沉淀进沐双的血肉之中.让她彻底康复.

    将血滴吸收之后.沐双原本略显苍白的脸上.顿时涌上一抹淡淡的红晕.气色顿时好转.目光明亮.在天狼的注视之下泛起潮红.缓缓地低下头去.

    ……

    屠罗宗跨域一战.强势无匹.直接灭掉了东大陆风头正劲的沧浪湖.顿时在整个天元星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沧浪湖的地位可不比骑神殿.那绝对是一方巨头一样的存在.而屠罗宗却能平掉沧浪.展现出的实力毋庸置疑.

    一头六阶修为的火龙、一把火神早年的兵刃玄火剑、一簇烧塌苍穹的强盛道火、一件演化星空的六阶至宝.屠罗宗此时的底蕴已经丝毫不输给那些立教千年的豪门大宗.

    所有人都知道.在大陆西疆.一个新的霸主.诞生了!

    一个月后.西疆的屠罗峰上一片喜庆.天狼与沐双、旭东与血倩.四个人在同一天举办了婚礼.

    婚礼当天.无数宾客纷纷來贺.甚至就连中州几大霸主势力.也纷纷遣來使者相贺.屠罗宗用实力和辉煌的战绩证明了自己的地位.屠罗星上.再沒有任何一个势力敢于轻视.纷纷结交.

    深夜.星辰点缀.夜色朦胧.淡淡的红色烛光从窗户透出.斜照在地面之上.勾勒出点点窗格.两道黑色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摸到窗台之下.静静地隐伏下來.

    “你行不行啊.干这种事儿还非要拉着我來.”黑烈的黑脸在夜色之中看不清晰.一脸逼视的看着雪渊.

    雪渊则是轻哼一声.撇嘴道:“自己一个人干.就沒意思了.你敢说你不想來.”

    “你小点声.诶.说话了.快听.”

    ……

    隔着一扇窗格的房屋之中.红烛摇曳.天狼和沐双相互靠着坐在床沿.相互对视.竟然都有紧张局促.不知说些什么.

    最终还是沐双微微一笑.冲天狼理了理耳边发髻.柔声道:“天狼大哥.我嫁给你了.这几年.你过得太累了.以后.我不想让你在这样拼命了.我怕.我怕有一天会失去你.”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天狼微微一笑.将沐双拥在怀中.呼吸着鼻端清香.柔声道.

    “嗯.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冒险了.”

    “嗯.天色不早了.我们是不是……”

    “啊.可是……可是他们还在外面.”

    “无妨.今夜小龙守在外面.”天狼轻声一笑.随手一挥.便有一股清风吹出.将桌上烛光吹熄.房间之中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寂静的夜里.却有两声惨叫从窗外响起.满是痛苦:“啊.小龙怎么在这里.”

    “不.别烧.天啊.我的眉毛.”

    “早叫你别來.你不听.快跑.啊.我的衣服.”

    ……

    雪渊与黑烈狼狈不堪的跑出数十里地.才终于摆脱了小龙的追杀.均是浑身焦黑.散发着焦糊的气味.仰躺在草地之上.

    “雪渊.我夜观星象吗.看北方有妖气冲天.必有大乱.你预感到了什么了吗.”

    “你指的是什么.”

    “我感觉到仙路狂歌快到头了.这首歌.月影星尘已经唱不响了.”

    “到头就到头呗.终结.总意味着新的开始.我无所谓.”

    “你是无所谓.我还沒有回到故乡呢.还沒有驰骋星空.还沒有泡到队长呢.现在终结.让我情何以堪.”

    “…….快看.乌云遮月.此乃大凶之兆.看來此书终结.也是迫不得已.有天地大道逼迫.月影星尘也回天乏术.”

    “屁.什么大凶之兆.乌云遮月.分明是蹲墙根的绝好机会.我不管了.有沒有仙路2还未可知.抓住当下才是王道.天狼的墙根蹲不了.我去蹲旭东的墙根.”

    “哎.你慢点.等等我.”

    ……

    《全书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