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帝谋:相思入骨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若露未晞

第一百二十五章 若露未晞

    冷宫最是安心养神的地方.只是梁玉儿已经疯了.只能安心.无法养神了.

    老宫人看着这个曾经只手遮天的皇后娘娘.如今落到了如此田地.只是感慨人生苍凉.

    梁玉儿也沒有什么想法了.只是疯疯癫癫的.一会儿和枯枝说话道:“我是梁玉儿.梁相的孙女.你就是九爷吧.”

    一会儿又坐在椅上上自言自语道:“为什么齐晗就不能多看我一眼呢.”

    一会儿拉着老宫人的手道:“你说.凭什么皇上就喜欢初晞呢.她哪里好.明明是我先认识皇上的.”

    疯言疯语的在冷宫里蹦蹦跳跳的.老宫人看着梁玉儿.轻轻叹道:“或许有时候疯了.才最好.”

    宸极宫里.众人都惴惴不安.生怕皇后贬黜连累了宸贵人.只是许久不见皇上那里传出消息.也都安心了.

    等了许久.只是圣旨下來叫尹丽搬离宸极宫.

    尹丽自己苦笑着道:“果然是她住过的地方.我现如今一刻也不能多待.”

    尹丽搬到了偏僻的宫室.齐晗也未曾去过.只是齐晗去了宸极宫.在宫门前许久的看着这座无比熟悉的宫殿.他的母妃.他最爱的人.都曾住在这里.

    日落之前.宸极宫就不再叫宸极宫了.齐晗将它改作了未晞宫.原上草.露初晞.是多么哀凉的事情.若是天未亮.露未晞.才能留住那仅存的一点希冀.

    宫人们都纷纷揣测未晞宫的意思.只是宫人们也都知道.皇贵妃十有**是回不來的了.只有皇上还一直不肯相信.

    未晞宫还是原來的样子.清清静静的.梁玉儿住进冷宫之前.齐晗叫人收拾了初晞的东西.宫人们将宸妃娘娘的那本手抄佛经交给了齐晗.

    昏黄的灯光下.手抄佛经上干涸的血迹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齐晗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那本佛经.自嘲道:“原來晞儿早就知晓.原來她当日是顾及着我的感受才那样问的……”

    齐晗攥紧了手中的佛经.眉目清远的越过窗棂看着远方.不知道晞儿如今在哪里.梁家败落了.所有的事情尘埃落定.齐晗在心里想着自己昭告天下就是为了晞儿能知晓.所有的事情都已结束.他.希望她回來.

    梁家败落之后不久.栖霞寺的住持请求进宫面圣.齐晗有些诧异.栖霞寺的住持历來不问世俗.也不大踏足皇宫禁地.如今只怕是有要事.齐晗便忙在御书房接见了栖霞寺的住持.

    住持手中一个小小的包袱.行了礼.平静道:“老衲此行.是來归还皇上心心念念的一件东西.”

    齐晗本无意.听闻此话.便有些不解.问道:“是什么.”

    住持将手中的包袱呈上.小太监拿了上去.齐晗一层一层的打开.看见洁白的坛身时.不自觉的竟然有些颤抖.失声问道:“这……这……是……是什么.”

    住持淡淡道:“阿弥陀佛.虽是皇贵妃言说随缘.但老衲猜想皇贵妃必然希冀这回到皇上身边.因此老衲将皇贵妃带回宫.与皇上相见.”

    齐晗的手颤抖着.声音亦是颤抖道:“这……这……晞儿……是晞儿……”

    住持告辞道:“老衲退下了.”

    住持向外面走去.齐晗颤抖着道:“为什么要送回來.为什么.”他的声音逐渐凄绝凌厉.沙哑道.“如果你不送回來.朕……还有一丝幻想.而如今……如今却痛不欲生……”

    齐晗言罢便抱着骨灰坛.撕心裂肺.哭的凄惨.住持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便告退出去了.

    宫人都不敢接近皇上.生怕皇上动怒.而齐晗也是那样动也不动的抱着骨灰坛.直直的坐了一天.

    御前的姑姑看不想去了.悄悄进去.看着齐晗还是在那里坐着.便轻轻唤道:“皇上.”

    齐晗抬起头.艰难的笑了笑.轻声道:“姑姑声音小些.晞儿睡着呢.”

    姑姑跪在一旁.眼中含泪.哽咽道:“老奴知道皇上您难过.只是娘娘已经去了.皇上.娘娘希望您做一个明君.您忘了吗.”

    齐晗许久长叹道:“我到底是多么罪该万死.晞儿竟然连离去.都不愿意在我身边.”

    姑姑凄然笑了笑.道:“不是的.皇上.不是这样的.”姑姑叹道.“栖霞寺的住持大师说.娘娘临去前说了.她想明白了.她也想念皇上.她也想回來.只是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不想让皇上徒增伤感.便自己悄悄的离去了.”姑姑满脸泪水.哭道.“话已至此.皇上您还要让娘娘看到您这样伤心的样子吗.”

    齐晗长叹一声.抱着骨灰坛.把脸深深的埋在的龙纹的龙袍里.金线将脖子蹭出了丝丝血痕.只是这些疼与心疼相比.又算的了什么.

    收了心底的哀凉.齐晗挣扎着站起來.提笔写下了皇贵妃已薨逝的圣旨.墨迹未干.人未老.只是心早已死去了.

    京中传至四海.皇帝昭告天下.皇贵妃薨逝.追封为追封为纯惠昭仁明懿皇后.罢朝三日.栖霞寺亦为皇贵妃诵经祈福.

    对于寻常百姓而言.只不过是一个皇妃的离去.并无多少震惊和悲痛.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而对于那些亲近之人而言.离去了的就是那个组亲近的人了.

    后宫中.齐晗不顾前朝大臣的反对.废了所有的妃嫔.如今的后宫空荡荡的.一丝生气也沒有.信步走來.全是衰败景象.曾经初晞一心想要的只为一人.终于在离去后得以实现了.

    尹丽不知所踪.或许是去冷宫陪着梁玉儿了.又或许是回了留仙阁唱戏.那出云山缘.还未唱完.戏还未完.怎能就此言罢.

    林弯弯坐在绣坊里.神色自若的绣着鸳鸯.绣坊仍是生意兴隆的样子.只是曾经來请教的人.再也沒有來过了.

    江南小巷外.齐悯和梁瑞儿亦看到了昭告天下的告示.那一字一字清清楚楚的写着.皇贵妃薨.梁瑞儿脸色煞白.齐悯亦是皱着眉头.回头看着梁瑞儿脸色不好.便忙拉着她挤出了人群.

    梁瑞儿跌跌撞撞的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齐悯关切的扶着她.虽是自己心里也难受.只是看着梁瑞儿的脸色.只怕是梁瑞儿收到的打击更大.便安抚道:“瑞儿.别难过.总有这么一天的.”

    梁瑞儿只是摇着头.倏然间满脸泪水.哭道:“我走之前.初晞明明答应过我.她答应我要好好照顾自己的.”梁瑞儿紧紧的抓着齐悯.哭道.“为什么还会这样.”

    好容易到了院子前.齐悯忙扶着梁瑞儿进了院子.小院干干净净的.齐悯扶着梁瑞儿进屋躺下.安慰道:“就算是伤心.也要顾着腹中的孩子.孩子也禁不住你这样的伤感.”

    梁瑞儿只是淡淡笑了.长长的叹了口气.轻轻问道:“阿悯.我们的孩子叫念晞如何.”

    齐悯微微一笑.道:“好.就叫念晞.”

    江南的天气轻暖.过了正月已是春日和暖的样子.屋里的兰花不知道应不应时节抽出了小小的花苞.恰如还未诞生的新生命.世间百态.总有人含恨离去.总有人因爱而生.何必执着.

    隔得不远.在同一条小巷里.也有人听闻了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静儿从相公的口中听闻皇贵妃去世.气血逆行.竟吐上來了一口鲜血.吓得她相公面如土色.

    夫妻二人都感念皇贵妃的恩惠.若不是皇贵妃.两个人只怕是死一百次都不够.是初晞将他们送出宫.还安顿了住处.

    静儿喝了药.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道:“当年若不是皇贵妃.哪里会有今日呢.不想皇贵妃却天不假年.这么早就离去了.”

    静儿的相公.也便是当日的李侍卫.轻轻安慰道:“娘娘必是沒有受苦的.皇上也追封了皇后.算是生荣死哀了.”

    静儿轻轻的摇了摇头.苍白着脸.笑道:“我算是了解我们娘娘一星半点的.我知道她不会在意这些的.”静儿叹道.“我见过我们娘娘偷偷跟着十爷溜出去玩.还大大咧咧的和我们下人玩笑说话.娘娘人极好.只是可惜了……”

    李侍卫安慰道:“娘娘是好人.要不然这也不叫大福了.”

    静儿只是叹了叹.问道:“咱们來年去京中去祭拜一下皇贵妃娘娘吧.我总是觉得不去看看娘娘不安心.”

    李侍卫有些为难道:“去看娘娘是应该的.只是皇陵我们是进不去的.怎么祭拜娘娘.”

    静儿轻轻道:“去皇家的栖霞寺祭拜.那里是皇家之地.娘娘的香魂也许会在那里.”

    李侍卫轻轻点点头.给静儿盖上了被子.微笑着道:“别太伤心.來年我带你去京中.”

    静儿点点头.长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李侍卫便叹了叹就出去了.

    天气轻暖.江南再过不久就是草长莺飞的季节.又是一年春草绿.只是不知道.王孙何时归.日升月落.总是轮回.也总是避免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