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凛冬之子 > 第五十五章 复仇热焰-the end

第五十五章 复仇热焰-the end

    “我觉得蓝帕可以回来。”灭寂很有自信,因为他见过蓝帕的脸,那是一张帅气的永远都不知道放弃的脸。

    “我和蓝帕只是一面之交,可是我觉得我们已经认识了千百年,我们之间有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我们的战斗配合的天衣无缝,所以我觉得他会回来,而我也会为他准备好一切。”灭寂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大军,“我会建造自己的世界,我会在一个适合的地方打开深渊通过这个世界的大门,然后让我的大军迈向属于他们的自由。”

    “你本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没人可以阻止你们矗立在这个世界,地狱的生物,黑魔,恶魔的一员。”

    “黑魔?我喜欢,不断冒出的黑烟,滚滚的魔能。”灭寂举着手看着自己指尖跳动的魔能,“黑魔……”

    灭寂看着远方,伏雷得姆已经消失,他的嘴角浮现笑容,好像这个世界已经臣服在他的脚下一样,黑烟从他的身后浮现出来。

    “我们会征服这个世界,但是以另一种方式。”灭寂看着大海,好像他已经看到了大海对面的大陆,“我们会让这个世界认识我的存在。”

    “走吧,我的兄弟姐妹们,去寻找我们自己的世界!”灭寂化为一股黑烟飞向大海,然后是成千上万的圣十字军团的战士,滚滚的黑烟冲向大海的对面,他们会在那里建造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那里,灭寂会等待兄弟的到来。

    他发现周围是清一色的蓝色,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大海,蓝色的陆地,他一直向前飘动,一路上没有人又有很多人。

    他看到了亚瑟,他从年幼到阵亡时。他向自己挥动着长剑。他看到菲尼克斯,他在一个路口骑着战马停下来低头行礼。他看到卡斯,他细细品尝着美妙的龙血酒,然后对着身边的侍卫说着什么,当看到自己的时候卡斯露出充满肯定的微笑,他知道自己成功地杀死了洛丹。他看到阿曼德,他对着自己频频点头,这个精灵的国王总算看到了一个充满凝聚力的精灵王国,即使精灵的世界已经快要崩离,但是至少他们要一起面对什么……他看到了很多很多死去的朋友,最后看到的是自己的爱人。

    天启徒步走着,蓝帕突然想起她的迅猛龙还在精灵的森林,天启再没有机会骑着自己的巨龙了,她穿着一身华丽的长袍看着蓝帕欢笑着。此时此刻她不是一个骑士,而是欢快的家庭主妇,蓝帕看到了他们未来的样子。

    天启的影子也消失了,蓝帕开始翻山越岭,他看到太多太多的死去的战士,他们高昂着头看着自己从天空飞过,每个人都举起长剑,就像面对他们的首领一样。

    “弑神者蓝帕,你的生命并没有走到终点。”前方出现了一片紫色的烟雾,蓝帕熟悉这紫色,那是世纪先知,他从天空中停下来,漂浮在空中,但是他看到紫色烟雾汇聚而成的不是世纪先知本人,而是另外一只梦魇,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什么人了。

    “梦魇之王?”

    “我想你见过我的哥哥,我们沉睡在这个世界太久太久了,听见有人叫我的名字,我真的很欣慰。”耐特麦尔笑道,他的身体开始缩小,蓝帕不得不从天而降,耐特麦尔浓缩成人形,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他的脸上和胳膊上是无数的青色刺青。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相见?我明明被三王之血毁灭了。”蓝帕上下打量着耐特麦尔。

    “我可以入侵任何一个生物的梦境,前提是他们还活着,就算你是以灵魂的方式游走我依然可以感觉到你,弑神者蓝帕。”耐特麦尔回答,“三王之血是个传奇,历史上许许多多的人都想过用三王之血来改造自己,可是这太难了,对吗?阿曼德的大军无与伦比,卡斯注定要成为‘月光之主’,而洛丹原本就是世界的神话,所以前人都死在自己的梦幻之中,唯有你成功了。”

    “我从未想过要用三王之血来改变自己,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蓝帕否定道,自己抗神就是为了自由,他可以毫不犹豫地与伏雷得姆达成协议,也是因为他们的理念相同,至于让自己的变得多么强大都是后来的事情。

    “总之你先行一步了。”耐特麦尔轻松一笑,“对于抗神一事我很抱歉,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呢,要不然我也不会从睡梦中醒来,南方的一股飓风被世纪先知命名为风魔艾琉斯,一个被远古生物入侵而获得雷电力量的人类被找到,那是雷电之王桑德莱特。蓝帕,你会发现,世界在改变,你我在改变,而天国也在改变,真正的战斗不是你刚刚经历的,它会比之前的惨烈百倍,整个世界都将陷入这场战争,无数的英雄也会参与这战争,它无穷无尽,除非一个人可以终结这一切,所以我们需要你。”耐特麦尔继续道,“我、艾琉斯、维琪斯、炎灵、桑德莱特和灭寂,我们需要你,弑神者蓝帕……七恶魔的首领。”

    “我是七个恶魔的首领?”蓝帕看着自己透明的双手,“我甚至连实体都没有,怎么领导一场战争,我觉得灭寂是个不错的战士。”

    “死亡之魔连自己是雌性还是雄性都不知道呢,让他充当首领我宁愿自荐。”耐特麦尔化为一团紫色的烟云,“我们等着你,不论多少年,我们都会等着,而这个世界等不了多久,蓝帕。”耐特麦尔就这样一飞冲天消失在蓝帕的面前,四周恢复了平静,蓝帕不得不再次游动,他能去哪呢?他要去哪呢?

    被守护天神洗劫的天国摇摇欲坠,但是总有人幸存下来,总有人提出复仇,尤其是一个比洛丹恐怖百倍的人。

    他走下洛丹王座,眼中充满了复仇的怒火,堕落爱神比德尔站在他的身后,几个受伤的神族将军半跪在他的面前。

    “守护天神企图趁乱杀死我,多亏神救了我,克拉姆擅离职守置天庭于危险,他也是害我父亲死的一个原因,裁决之神罗娜众叛亲离,她和她的大军会被神族人追到天涯海角。”

    “北国的亡灵,你们的凛冬堡已经破碎,再没有‘月光之主’拯救你们,祖阿曼只是一个痴迷于巫术的无能儿,而西方的精灵,你们再没有强大的军团,你们森林会空无一人,然后任我的野蛮部落践踏。至于恶魔,我会一个个找到你们,我会毁灭炎灵的小岛,踏碎灭寂的地狱,我会将你们每个人都扔去见见你们的弑神者!”

    “蓝帕已经被三王之血吞噬,但是我没有,我和我的心中的复仇会等着神族的崛起,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就会卷土重来,到时候我会将这个世界置于无间炼狱之中!”米雷看着人间,他的眼中喷射着复仇的火焰,一股足以席卷一切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