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修真小说 > 盗尘 > 第四十八章 他是我老婆

第四十八章 他是我老婆

    时间已经是三天之后,上午十点的开罗已经开始了燥热,韩非那厚厚的长风衣拿在手里,到了晚上沙漠中那份寒冷没人愿意享受。他背着一个考古专门用的多功能贴身背包,唐刀也拿在手里,和狱门一起站在几个士兵旁边等着茶来接的车辆。后者依旧是卫衣,只不过和原来那间黑的不同,这次是带拉锁的那种披挂式。

    两个人穿的都是不松不紧的牛仔裤,和那些士兵不同的仅仅是颜色,这种裤子不易破而且口袋多,大的动作也不会对身体有所阻碍。

    几分钟不到,在公路尽头就微微滚起了尘土,一辆越野车已经开了过来。茶依旧是面色惨白,不过笑脸却没有变,和韩非客套了几句就一同上了车。

    韩非静静的闭着眼睛,感受着空调的微凉,现在的开罗可以说已经是彻底的安全了。

    就在今天早晨,狱门和他一同去了最早的那家酒店,拿回了唐刀和一些衣服,按照狱门的说法,赤军在昨晚已经彻底的撤出了开罗。内部的消息是最早那位韩非说的,也就是龙傲天神下令杀死韩非和马克泰勒影皇等所有准备进去金字塔的势力,为首支持的自然是丸冈修男,奥平冈走后的两天他开始大力调人前往开罗,不过因为欧洲事务繁多,所以仅仅集结了八百不到。选定计划是连同茶的部队一起屠戮,八百多E级小兵成败根本不在丸冈修男的在乎范围内,简单吩咐了几名D级头目之后就继续去集结了。但很快他就被迫将人调回,原因是因为赤军内部的问题。

    三大派别,赤军内部很明显不是铁板一块,韩非和狱门说过龙傲说过什么大哥大姐,再加上现在的局势,狱门则判断在赤军内部有三位天神,大哥权利最大,其次是大姐,最后才是龙傲。

    大哥支持的重信房子和龙傲支持的丸冈修男分别成了不杀和杀两个派别,龙傲背地里下命令让所有赤军成员去杀来开罗的所有人,可很快被那位大哥发现并阻止。天神的地位在赤军C级开始往下的成员心中地位都是相同的,而且根据现在的情况看来,赤军中的等级分布只有AB的几十人知道存在三位天神,其他人一概不知。这也就直接造成了赤军内部的不统一,像奥平冈这种原本属于重信房子派别但是却喜欢杀戮的大有人在,几十名B级头目虽然各有派系但很明显是通过地区或者和A级头目的关系分划的。至于最后一个派别,也就是大姐支持的斋藤敬二,狱门调查之后发现斋藤在美国对自己势力发下去的命令是不要干涉欧洲方面的任何事情,但也不是和重信房子一样直接抓了奥平冈之后就去西欧和丸冈修男理论了,分明的中立派。

    对于这些韩非很是不解,照理来说按照赤军的规模和行动能力,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不是铁板一块而是三个派别的话,绝对不可能将尽是精英的社团治理的这么好。狱门的解释则是一种推断,分裂是近期的,对于以前那些寻找金玉的人赤军从来没有干涉过,可以说赤军和金玉纯粹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以前的命令也全都是统一一致。如果想知道具体,那还得从三个高层想办法。天神们对A级头目下达的命令狱门一点线索也查不到,就好像凭空出现消息一样,两天来他特意锁定过重信房子的手机,电脑,但很明显一点眉目也没有出现。

    当然,话说回来,狱门更没有查到为什么要针对这些准备进入金字塔的探险者,韩非和自己与赤军有过交集要杀还算有理由,可是剩下的呢?就算身份显赫也没有必要知难不退,马克泰勒那边可以说不是一般的难杀。

    想要只要恐怖袭击弄出轰动?更没有理由吧,韩非提出过这个想法,不过狱门直接否认了,如果说恐怖袭击,在开罗根本是没有必要的。埃及的动乱比中东稍少,但仅仅是稍,时不时出现一些动乱很是正常,恐怖袭击来的话根本不会成为爆炸新闻。

    赤军的宗旨历来就是恐怖袭击,普通的杀戮他们虽然也很喜欢,但是纵观近百年的赤军历史,向来就是反美,在近期多了一些反日反人类的爆炸袭击等等。就像在大相国寺,几百名赤军敢死队就是要准备用冷兵器的半自杀方式对当时准备游玩的日本高管下手,而后来在幻境中围攻张宝成等人的五千多人,则是打算去北方四岛去攻打俄罗斯总统以及他的亲卫队的。这两件事既疯狂又能让世界颤动,绝对比现在的小事强上许多。

    韩非和狱门都琢磨不透,在车里一言不发的闭眼想着,很快,越野车就已经开到了金字塔北面正门前的营帐之中。

    “韩非哥哥”唐沐颜那萌哒哒的声音让韩非顿时就没了困意,前者依旧是拉着他的胳膊在那里腻乎,仿佛许久不见的情侣一般,韩非无奈的看着狱门,但他很明显一点也不管自己,自顾自的看着大营。

    “那个……咱们不是很熟吧”韩非很不自然的说着,对于唐沐颜的亲昵动作他是实在受不了了,看了看挤在身旁的伊人再看了看一旁莫不关心自己的郁闷,暗中无限叫苦。早知道刚才唐沐颜扑上来的时候自己就直接躲开了,大不了挽着狱门充当基佬,也好过现在的尴尬啊。

    “韩非哥哥,你忘了啊,二十年前我满月的时候你还亲过我呢!”唐沐颜的一句话顿时就让韩非毛了头,满月,亲她?别逗了,狱门特意调查过唐沐颜,和自己同岁的她出现的交集仅仅是一次,而且全都是还在襁褓的时候,韩家人对于世俗很是看中,除了那次江湖聚会之外哪里会和外族人做这种近乎娃娃亲的事情。

    “那个……你……”韩非刚想说记错人了或者说那么小现在不应该这样的一类大道理,只听耳边轰鸣,狱门的传音已经传了过来。

    “茶的手下在这里已经至少三四百人了,武器也精良了不少,重武器比上次多的不是一星半点,看样子都是口头调遣的,完全没走网络,我玩电脑的时候留意过这里,没有通讯显示调兵和调武器”狱门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看到韩非那无奈的眼神,军营之中多出来了许多的营帐和装甲车,重武器虽然有帆布掩埋但是那股比以前微浓的火药味没能逃过狱门的嗅觉,空气之中的火药成分在普通人那里可以说是感觉都感觉不到,但是在狱门这里已经成了武器多少的判定方法,最早他闻不太出来,但现在很明显可以闻到,要么是在这里发生了枪战,要么就是多了许许多多的火器。

    见韩非没有反应,狱门转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韩非那双复杂的眼神,无奈、愤怒、还有丝丝的焦急。狱门猛的一笑,心说和韩非在一起还真是乐趣极多,直到他想永久摆脱这个小丫头脑筋一转就计上心头。

    “配合我”狱门简简单单的传了句话,韩非知道狱门要帮他,微微点了带你头,刚想说话只觉狱门单手梦的伸来,已经挽住了他的腰身。

    “呜!”韩非眼睛睁得大大的,脖子已经一把被狱门拉了过去,火辣辣的感觉从唇间传来。

    草!韩非心中大骂一声,哪里料到狱门会用这样的方法,刚想推开狱门却先出了手,搂着他的腰,用一种极为蔑视的眼神看着惊呆了的唐沐颜。

    “我老婆,你……”狱门顿了一顿,随后将韩非的头轻轻的揽在了胸前,表情猛地一变,冷冷的一个字已经射了出来。

    “滚!”

    声音不大,但对于唐沐颜来说已经是晴天霹雳了,她低下了头,默默地向后退着,随后抿嘴笑了一笑,道了声以后见就跑开了。

    “你大爷!”韩非紧皱着眉头小声骂道,连忙抹了抹自己的嘴唇,这是他第三次接吻啊,居然特么的是个男的,就算狱门再好看那也是个男的,一股恶心的感觉顿时涌上喉咙,这货不会真是基佬吧……

    “你说让我帮你的”狱门面无表情,心中却是窃笑,这次整的韩非可以说是绝对的成功了,他虽然比较严肃,但是对于恶作剧还是很喜欢的,就像为了躲避奥平冈,直接让韩非和自己伪装成那么恶心的邋遢大叔,几乎是没什么用的,仅仅是出于那个时候的谨慎,但是整人却还是达到了。

    “草……”韩非也说不出什么理,只能暗中问候了狱门的祖宗十八代,对于身旁已经惊呆了的茶二人直接无视,继续向主营走去。

    这个大营的规格和在太阳船博物馆附近的那个答应比起来还要大上许多,最早茶在那里建营纯粹是为了避开北面入口,至于现在,众人已经彻底的开始考古了,也就不用避讳那么多了。不过这个营帐和狱门说的一样,比原来那个大了不是一星半点,韩非的嗅觉现在即为灵敏,努力闻闻空气中弥散的火药味还是可以嗅到的。以前没吃青龙胆,自己开枪一米距离就可以闻到火药味,现在这里很明显没发生枪战,正如狱门所说这里的军火数量绝对已经上升了不止一个级别。

    坐在主营之中,依旧是长长的木桌,韩非没和上次一样坐在第二个位置,直接选择了第一个,狱门坐在旁边静静的喝着茶水,茶已经出去接待其他的人了,整个营帐之中只有二人和几名看守设备的士兵了。

    “你在看什么”韩非见狱门掏出了手机在那里继续按着按钮,不禁问道。对于狱门的手机韩非可是很羡慕的,网速根本不用提了,看网页比电脑刷起来还要爽,要不是因为屏幕小恐怕办事效率丝毫不比开罗宾馆里那些让他改过的电脑,至于外形普通中带着无限的高端,给人一种超级办公的感觉。

    “斗地主”

    三个字让韩非几乎把茶水喷出来了,对于狱门的性格他实在是看不透,要么是让人讨厌要么就是无限的浮夸,比起自己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此时、门外脚步声响起,韩非正了正神色,不再理那无厘头的狱门,目光看去准备看看是谁第二个来的,不过没等那人进来韩非就已经知道了。那人声音洪亮十分爽朗,和茶用英语在谈论着早到的自己和狱门的,根本不用问,绝对就是马克泰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