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言情小说 > 傀术少女 > 第 78 章

    第七十七章 现出真身(2037字)

    蓝斯澄见云海帆笑了,知道警报解除,便继续之前的话题:“点菜呢。”

    云海帆草草地看了一眼菜单:“没有特别喜欢的,也没有特别讨厌的,你看着点吧。”

    “是嘛。”蓝斯澄随手勾画了了几道菜,潇洒地签上自己的名字递给老板娘,“签单付账。”

    老板娘瞅了眼那龙飞凤舞不知道写的是什么的文字,神色立即变得恭敬起来:“好的,马上就上菜。”

    云海帆暗笑蓝斯澄的蔫坏,这等幻境里老板娘到哪里去找蓝斯澄这个人。

    不过蓝斯澄签的名字怎么有些不像呢……

    “你认得出的还能叫签名么?”蓝斯澄似是看出了她心里所想,手指轻点她的额头,“我倒是很好奇接下来故事会怎样发展,比如说今晚……”

    “你够了。”云海帆拍开蓝斯澄不正经的手,“时时刻刻都想着那啥是一种病。”

    “是嘛,那就病入膏肓好了,只为你一人病入膏肓。”

    “姓蓝的,你没救了。”云海帆有些想跳脚,但蓝斯澄的话就像是投入湖心的石子激起千层涟漪,一圈一圈地荡漾着甜蜜。只是面色绯红地瞪着蓝斯澄,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

    蓝斯澄见她又害羞了,也不再逗她,只是为她夹菜:“吃菜。”

    云海帆默默地扒着饭,决定不和他说话,以免这家伙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

    饭菜的味道很一般,但饥肠辘辘加上心猿意马的云海帆愣是没有挑剔,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丢下筷子才发现自己光盘光得多么彻底。她的脸又红了红,知道自己不但是吃货而且食量惊人的本性也暴露了。

    顿时有千万头草泥马从她心头奔过……

    蓝斯澄有些好笑地看着,拦住几乎想一头撞上墙的她:“走啦,我们去休息。”

    他故意把休息说地令人浮想联翩,躲在柜台后的老板娘眼神暧昧地看着他俩,“我懂的”的眼神毫不掩饰。要不是明知这一切都是虚幻,云海帆真觉得自己一世英名不保。明明不相信这环境里还能有别的什么人,云海帆还是咬咬牙和蓝斯澄进了那所谓的单人间一间不剩双人间仅剩一间的房间。

    吃饭的时候也没见这旅馆生意这么好啊……

    云海帆暗暗决定以后离葛惠那种腹黑八卦的老女人远一点,多接触一些虽然传统保守烦人但不喜欢多言多语管别人闲事的女人,以免自己心目中的老女人都是八卦的,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蓝斯澄可不管云海帆心中的重大决定,径自打开房门。房间和云海帆想象中的一样简陋,这让她忧喜参半——

    果然不仅想象力丰富而且还是个悲观主义者,明明又不是没见过总统套房是什么模样,为嘛就想象不出来呢……

    不过,在这种地方的旅馆也就只能有这样的房间了,不管怎么说自己的想象还是很符合实际的,基本上是一个理性的人。

    嗯,云海帆觉得以后出了什么事就用理性来自我安慰好了。

    蓝斯澄没有说话,只是扫视了一下房间。手指在窗棂上轻轻一划,一只白蚁就出现在他指尖。他把手指伸到云海帆的面前:“你之前见过这玩意儿?”

    猛犸象已经够让他惊讶的了,如今的白蚁已经让他对云海帆的想象力叹为观止。

    “嗯,你知道人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梦境的对不对……除非清醒梦什么的。”云海帆低下头解释,“据说梦见地下室是有秘密的恋情,梦见发怒的大象向自己冲来是需要坚持不懈才能发财,梦见白蚁是要用强硬的手段获得财富……”

    “所以你很缺钱?”蓝斯澄对云海帆不知道从哪里读来的歪理感到惊讶。

    “你懂的,我一直很缺钱……”云海帆神色诚恳又有点无措地解释,“其实我觉得可能是最近恐怖小说看多了的结果,你知道的,我一向很喜欢灵异恐怖推理悬疑那些东西……”

    “你还很喜欢热血冒险。”蓝斯澄明显是一副强忍住笑的表情,“不过我猜今晚我们谁都别想睡觉了。”

    “为什么?”

    “难道你没有闻到吗?从刚才起这里就弥漫着一股焦味,而且越来越明显……”

    蓝斯澄说话的时候,云海帆其实就已经闻到了,但她不敢确信,之后那一声不知来自谁的尖叫彻底证明了这一切的真实性——

    “着火了!”

    打开门,感觉到火势扑面而来,蓝斯澄刚想灭火就被云海帆拦住:“我有种预感,灭不了的。”

    说着,她一把拽过蓝斯澄从窗户翻了出去,在守护魔咒的保护下,他们俩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只见他们所在的房间瞬间被火舌吞没,空气中的焦味却逐渐被一种好闻的气味所取代。

    “澄,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云海帆狠狠地拧了一把蓝斯澄的脸,“为嘛我觉得这里不像是着火而是有人在焚香呢?”

    蓝斯澄被云海帆这么一掐疼得龇牙咧嘴的,心道女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稍稍嘲笑了一下就立即遭报应了,面上却是一脸肯定的模样:“不是幻觉,是焚香的味道。”

    云海帆很满意蓝斯澄的回答,愉快地决定既往不咎。事实上是她的注意力已经被香味成功地转移:“我从来没有闻过这样的味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如果说要臆想出一处没见过的场景是轻而易举的事,但要是气味的话……确实很难。”蓝斯澄分析着,“除非……有别人进入了这里。”

    “《盗梦空间》?”云海帆想起很久以前在尘界看过的一部电影,话说到了魔法界她就远离了这些娱乐。

    “那是什么?”

    “一部电影而已,不过幻境如果是基于和梦境一样的原理的话,完全有可能有像造梦师一样的人进入这里。”云海帆不知道该如何和蓝斯澄解释,好在她一番手忙脚乱之下蓝斯澄居然听懂了,“只是是善是恶就不清楚了。”

    蓝斯澄点点头:“不管是善是恶,我总有办法教他现出真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