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大相师 > 第八百五十五章 一台戏

第八百五十五章 一台戏

    “见过师叔。”

    虽已不是同门,见到曦池宫主之后,龙妤幽仍旧很有礼数的向她施礼。

    事实上,曦池宫主与龙妤幽的关系还是比较密切的,之前每过几年都要抽空回古墓派看看,一起叙叙旧,聊一聊古墓派前辈们的事迹……须知道曦池宫主生性冷傲,平时基本上不会与其他门派的人来往,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可见龙妤幽这个师侄在她心中还是有些分量的。

    不过此时此刻,龙妤幽看向曦池宫主的目光却是略微有些躲闪,为什么?

    因为曦池宫主每次去古墓派见她,都少不了要苦口婆心告诫“天下男子皆是薄情寡义之徒,哪怕舍命为你破誓的男人,亦是一丘之貉”,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为例子进行举证,劝解她万不可为情所困。

    结果呢。

    她这个师侄却与师叔的门下弟子搅到了一起,还为他诞下一名男婴,这实在是令她……不知该如何面对曦池师叔。

    移花宫这么多年以来,就收了这么一个男弟子。

    一个师侄,一个弟子。

    发生了这种事,这不等于打完了曦池宫主的左脸,还要再在她右脸上补一巴掌么?实在是有些蹬鼻子上脸了,令她如何自处?

    “你也是一派之主,外人面前,不必拘泥小节,上山吧。”

    曦池宫主暂时倒还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笑了笑,便与龙妤幽并肩进入嵩山山门,一路向山上走去,而两派弟子,则分为两列跟在了两人身后。

    如此一边走着,曦池宫主却又暗自用“传音入密”的法门对龙妤幽说道:“妤幽呐,你近日气色不错,身段也是愈加完美了,可是得了什么驻颜修体的秘法?”

    “哪有,要说驻颜修体的秘法,谁不知道师叔的【明玉神功】乃天下一绝,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龙妤幽俏脸微微泛红,同样用“传音入密”说道。

    “【明玉神功】虽能令人青春永驻,但也只是冻龄之术,有些事物却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就比如……”

    说这话,曦池宫主的目光已经瞄向了龙妤幽的胸部,意有所指的说道,“你这事物便最起码比以前大了两圈,圆润壮阔傲视群雄,便是师叔见了也忍不住心生蠢蠢欲动之意,你定是得了什么秘诀,怎么?连师叔也要瞒着了么?”

    “……”

    此话一出,龙妤幽俏脸顿时通红一片,甚至连“传音入密”都有些磕绊,连忙说道,“师叔莫要误会,若我得了什么秘诀,又怎么会瞒着师叔,只是……只是为何如此,我也不明所以,这事物近几个月便忽然长了起来,拦也拦不住,不信你问紫嫣。”

    龙紫嫣是龙妤幽的师妹,此前左旸前往古墓派时,助东方羽为龙紫嫣破誓,后来龙紫嫣便随东方羽回了东方世家。

    最近龙妤幽有孕在身临近生产之时,龙紫嫣便又回到了古墓派,说是省亲,其实就是在伺候月子,因此这次也跟随龙妤幽一道来参加武林大会。

    曦池扭头看了龙紫嫣一眼,因为方才“传音入密”没有带上龙紫嫣,此刻谈论的话题又颇为**,也是不知该如何问出口,只得点了点头,继续对龙妤幽说道:“也对,你年纪尚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长在哪里也不是你说了算的,倒是师叔问的有些突兀了,不要放在心上。”

    “师叔这是关心侄儿,侄儿懂得。”

    龙妤幽总算松了口气,却不自觉的回头剜了正在与古墓派弟子贺兰雪聊天的左旸一眼,心说若不是这个坏人,又怎会如此?

    ……

    这次移花宫来了左旸、水墨画眉以及其余7名移花宫弟子。

    而古墓派也来了10名弟子,其中自然有贺兰雪这个入门比较早,游戏水平也比较高的贺兰雪,这姑娘找左旸帮忙改了命,从“三奇贵人”变成“四柱逢天医”之后,虽然已经报考了医学专业的研究生,但自学的过程中,也没将游戏完全落下,尤其是这种大型活动,过来涨涨见识也是好的。

    尤其是听说了左旸最近的遭遇,她已经屡次想要帮忙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这次的武林大会说不定就是一个机会。

    “你可真够可以的,我们掌门人临盆之际,你居然连来都没有来,这也就是我们掌门人脾气好了,要是换了你们曦池宫主,估计得满江湖追杀你。”

    才刚见到左旸,贺兰雪就凑了过来与他并肩而行,而后虚着眼睛说道。

    “你们掌门人生孩子,左旸为什么要去?为什么还要追杀他?”

    水墨画眉一直披着一个大斗篷遮着自己的【霸道】走在左旸另外一侧,听到这话,立刻便挤过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问他自己。”

    贺兰雪白了左旸一眼,说道。

    “怎么回事?”

    水墨画眉又看向了左旸。

    “这个嘛……”

    左旸只有尴尬一笑,“嘿嘿,明人不说暗话,那孩子是我的。”

    “你说什么!?”

    水墨画眉的声调瞬间提高了好几十个分贝,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

    一时间,前面的曦池宫主、龙妤幽、龙紫嫣以及后面的移花宫与古墓派弟子全都一脸疑惑的看了过来。

    曦池宫主微微皱眉,那意思分明是在说:此处可是嵩山,武林大会的现场,不久之后各门各派都将在此处聚集,如此一惊一乍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弟子失态了,请宫主责罚。”

    水墨画眉连忙拱手认错。

    “注意便是。”

    曦池宫主倒也没与她计较,只是淡淡说了四个字,便转过头去继续与龙妤幽“传音入密”,而水墨画眉则是挤在左旸与贺兰雪中间,用那两条【霸道】一左一右牵制住左旸与贺兰雪的肩膀,压低了声音挤眉弄眼的道:“可以呀你,来来来,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你是怎么把古墓派掌门人骗上床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

    “曦池宫主,龙掌门,别来无恙啊。”

    前面传来另外一个御姐范十足的女声,左旸觉得声音熟悉循声望去,却见来者竟是念萝坝尊主水寒秋。

    水寒秋也带着一干念萝坝弟子前来赴会。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她的怀中竟还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这就有点特立独行了,哪有带着个婴儿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未免也太个性了吧?

    不过水寒秋向来不在乎世人眼光,公开召开念萝花会为门内女弟子招收魔奴的事,她不是也一样在光明正大的做么?

    话说,这婴儿又是她从哪里抢来的?

    难道念萝坝现在除了招收魔奴,又要开始玩养成游戏了?

    “水尊主,我们移花宫、古墓派与你们念萝坝素无往来,这招呼不打也罢。”

    曦池宫主向来看不上念萝坝的行为方式,自然不会给水寒秋什么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