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金刚不坏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谢谢啊,缘分呐

第六百九十七章 谢谢啊,缘分呐

    这网的属性虽然不错,可这“畏水”的缺点却是让王远无力吐槽。

    妈蛋的,一张渔网,竟然怕水这特么什么逻辑。

    将渔网塞进怀里,王远继续在阿紫身上摸索。

    “咕噜噜噜!”

    就在王远摸到阿紫胸口的时候,一个圆滚滚的布包,从阿紫胸口滑落出来。

    多么人性化的游戏啊,啪玩家在摸尸体的时候,趁机猥亵女性,人家设定就是**部位的物品,都会自己跳出来,省的遭玩家咸猪手。

    “切!”

    王远瞥了一眼阿紫平平无奇的胸膛,又看了看自己,鄙夷道:“呸,还没老子的大!”

    说着,王远将地上的布包捡了起来,刚要打开看一下属性。

    “轰隆!”

    又是一声炸雷!

    电闪雷鸣下,萧峰和阿朱往阿紫这边走了过来。

    王远连忙把手里的布包收了起来。

    开玩笑,人家妹子尸骨未寒,你就在这里摸尸体这也忒不道德,咱佛门侠圣岂能干这种事。

    “萧大哥我看过了,她已经死透了!”王远指着阿紫的尸体道。

    “恩!”

    对于阿紫的死,萧峰一点儿也不意外,方才那一掌积聚了萧峰多日以来的怨恨和恼怒,这一掌下去,别说是个小姑娘了,即便是王远这般皮糙肉厚,若不开无敌,也是扛不住的。

    王远径直走到阿紫身边,伸手将其提起来扛在了肩上,暴雨下,和阿朱一步步往段正淳居所走去。

    “不会吧老大,你还有那种癖好?这丫头都凉了”王远见状大惊,赶忙跟在了身后。

    萧峰也不理会王远的废话,一路扛着阿紫的尸体来到了段正淳屋外。

    萧峰为人光明磊落,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误杀了阿紫,自然就要登门把事情说个清楚。

    竹屋内,灯火通明,段正淳正在和阮星竹推杯换盏,打情骂俏,一屋子的纸醉金迷,显然已经忘了和萧峰的约会。

    萧峰一脚踢开房门,走进屋内,将阿紫的尸身放在了地上。

    段正淳蓦的一惊,慌忙摘下墙上的宝剑,护在了阮星竹身前,大理众人也纷纷跳进了屋内,护住了段正淳。

    见来者是萧峰,段正淳等人方才长舒了一口气道:“哎呀,我差点忘了今晚的约会,想不到乔帮主竟然找了过来。”

    “哼!”

    萧峰冷哼一声道:“冤有头债有主,萧峰一不小心杀了你的女儿,你要报仇尽管来吧。”

    “啊!!!”

    听到萧峰的话,段正淳丝毫没有反应,而阮星竹却如天塌了一般,惊叫一声,连忙扑了上来,对着萧峰拳打脚踢。

    一边打,一边骂:“我苦命的女儿啊,你为什么要杀她”

    阮星竹的攻击不疼不痒,萧峰心中有愧自是一动不动,任凭阮星竹打骂。

    段正淳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办。

    范晔华赫艮等人见这小妖女被萧峰打死,心下暗暗欢喜,可碍于段正淳的面子,也只得故作悲伤。

    “不知阁下,为何要杀我女儿?”

    段正淳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上前问道。

    “还不是她顽皮!”

    不等萧峰回答,王远连忙插嘴道。

    以萧峰的性格,自是不会跟段正淳解释许多,段正淳武功不咋地,可也是要面子的人,这俩人话说岔了真要打起来,阿紫不就白死了嘛。

    “本来大哥和你约好了在桥上谈点事情,结果阿紫却扮做了你的模样”说到这里,王远又道:“你那乖女儿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王远不愧是颠倒黑白的行家,只一句话,对于双方而言就是两个意思。

    站在萧峰这边的理解是:阿紫什么性格大家都知道,是她生性顽劣故意扮做了段正淳来桥上送死自己是误杀。

    而段正淳这边的理解却是,阿紫主动挑衅萧峰,被萧峰误杀

    当然了,王远字里行间,并没有说是阿紫主动挑衅,但段正淳也知道阿紫和萧峰都是什么性格,无缘无故以萧峰的为人,自是不会和一个小丫头过不去。

    听王远这么一说,就连阮星竹也停下了手。

    本来还是萧峰理亏,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是阿紫理亏。

    范晔等人更是暗爽道:“活该,这小妖女手段歹毒,遇到硬茬子被宰了吧!早就该死!”

    王远这么一说,双方都觉得自己理亏,这架自然也就打不起来了,段正淳侥幸又逃过了一死。

    “原来一切都是误会”

    段正淳愣了愣神喃喃自语道:“多谢乔帮主将小女的尸身送换回来。”

    看见没,这就是能打和能说凑在一起所产生的作用。

    有萧峰实力做后盾,王远这番忽悠下来,死了女儿的段正淳只得干吃一个哑巴亏,还得跟萧峰说一声“谢谢啊”。

    “嘿嘿!”

    王远嘿嘿一笑,接着道:“死了女儿确实是一件悲伤的事,不过还有一件喜事!”

    “你这和尚好不讲道理!人家死了女儿,你还说喜事?”阮星竹不敢怎样萧峰,还不敢骂王远嘛!

    “段妇人莫要着急!”王远走到阿朱旁边道:“你可知道她是谁?”

    阮星竹一辈子就想当个正儿八经的段妇人,王远“段妇人”三个字喊的她心花怒放,见王远指着阿朱询问,态度好了不少,疑惑道:“她是谁?”

    “她姓段!叫阿朱!”王远转过头对阿朱道:“小朱,快把你的金锁和肩膀给你妈看看!”

    “这”

    阿朱没想到王远会来这么一手,一时间有些失神的看了萧峰一眼。

    “恩!”

    萧峰点点头。

    阿朱走上前,把自己那块金锁递给了阮星竹,然后露出了肩膀上的段字。

    “我”

    看到这两样信物,阮星竹和段正淳都傻了刚没了一个女儿,又来了一个女儿。

    二人心情当真是悲喜交加,无以言表。

    “我可怜的女儿啊!”阮星竹一把搂住了阿朱。

    段正淳也激动道:“真是缘分呐,多亏乔帮主这么久以来,一直照顾我的女儿,在下感激不尽!”

    其实段正淳对自己的女儿并没有太多感情,毕竟这王八蛋生而不养,十几年没见过,自是感受不到情愫。

    在原著中,段正淳听闻女儿被杀,连夜跑路去洛阳找康敏睡觉,没有丝毫留恋的意思。

    何况阿紫又真么刁蛮毒辣,若不是阮星竹在,段正淳自己可能都会清理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