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位面之武破虚空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伏应的报告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伏应的报告

    事情和郑浩预料的没有丝毫差别,第二世界30的开发并非是保密,别说四大星域中的另外两个,短短的二十年间,甚至于四大星域外的敌对势力都已经知道了。

    只不过除了诺澜帝国和一些科技为主的中小型河系文明,其他文明势力并没有引起重视。只以为是真武星域的修行文明在模仿科技文明,要构成威胁至少要数千年之后,兼容侧重点完全不同的文明,虽然没有尝试过,但是想想就感觉难度很大,甚至可能会影响文明原本的发展进程。

    尤其是那些神秘文明,神、巫师、高级职业者们习惯了奴役普通人,所以一旦有人发出这种猜想,都会被视为异端并送上火刑架,在高等神秘生命的高压下,更不可能有人会去实践。

    而诺澜帝国在此后的时间里,无数次对第二世界发动了信息战争,可惜的是,他们虽然截获了一些外围数据,甚至利用某些流浪修士混入了核心区域,但是他们仍然无法收获有用的情报。

    流浪修士虽然没什么国界意识,但是他们对于只能依靠药剂和身体改造来获取数百年寿命的文明从来都是鄙视的,又怎么会去学习他们的科技文明,所以即便是他们进入了第二世界的核心平台,也无法解析平台的运行数据库。

    在郑浩完成平台搭建后,整个第二世界的运行和维护就交给了第四代的泛科学修士,他们的年纪普遍不超过三十岁,从修士的角度来看,资质也不是很好,可以说如果没有意外奇遇,神通境界就已经是他们修行的终点。

    不出意外,这类人都将成为未来星河战争中的炮灰,而郑浩在继任传功长老后,趁着伏应改革的机会,制定了泛科学修士培养计划,让他们中的部分人摆脱了炮灰的命运,但是他们的人生也就多了科学侧的学习内容,让他们不再以飞升为修行的最终方向。

    其实相对于纯科学家来说,他们还是挺有优势的,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强大的修为带给了他们比普通人更加长久的寿命,所以他们拥有数千年的时间去进行学习和研究,而诺澜帝国至今也没有出现过超过500岁的人类,并非是他们没有研究出更加高效的延寿手段,而是普通人的精神意识不足以承载永恒的灵魂和记忆,五百年,足以将普通人的意识击溃。

    郑浩当起了宅男,每天都是在原来的真武殿,现在的真武大学打卡上班,职务也在真武门传功长老后面缀述了真武大学校长,传承学院院长、真武典籍传承研究院教授等一系列头衔。真武大殿这个名字果然更适合作为祭祀、会客、处理真武门和真武星域各项事务所在位置的名字。

    而这些都只是伏应改革中间的一些内容。而这些改革内容据说是伏应掌门在继任掌门的前十年,到地球祖祠完成守陵祭祀仪式期间,发现了地球现行文明的先进性,随后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学习了地球文明的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等一系列文明,最终总结出了一条权力高度集中,但是在特定的情况下实现集体监管,而物质和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管理更加高效的改革方案。

    目前改革也只是在真武星域内进行实践验证,未来的二十年里逐渐将试点扩散到有代表性的十个星系。而第二个五十年计划也正在准备实施,按照郑浩的计算,估计到他们卸任的那天,应该可以完成第三个五十年计划,而那时真武星域的文明将会成为一个修行为主,科学为辅,两种文明兼容并蓄的世界,无论是修士还是普通人,都将在这样的世界实现自身价值。而真武星域的领土面积将得到巨大的扩张,星域内人们的生活水平、经济水平以及寿命也将得到质的飞跃。

    至少伏应的掌门庆改革三十周年述职报告里面是这么写的,还好没有要求郑浩他们也搞述职,不然郑浩恐怕也得到地球上去抄几回。可以说,为了这个改革,伏应将掌门继位时间延迟了六年,甚至于再继位后,为了减小改革冲突,也谨小慎微的等着上一代有影响力的长老们全部破空飞升后,才开始实施改革。

    郑浩继任传功长老职务四十三周年,伏应继任掌门六十七周年,伏应改革三十周年。改革已经初步见到了成效,七年前,郑浩得到消息,他在诺澜帝国参与研发的第十四代星河级战列舰已经全面列装,这可把郑浩高兴坏了。

    于是在伏应掌门和继位的高层们急需军功来提升威望的背景下,郑浩的对诺澜帝国占领作战报告书获得了真武门高层一致同意,随即在郑浩的主持下制订了一系列的占领作战计划,决战之时,所有在战争中和星河级战列舰在战场上失去动力,诺澜帝国核心主脑被郑浩埋下的赛博坦自由意识引发了智能觉醒,内忧外患之下,诺澜帝国的星系防御圈在短短的三年内缩减了三道防线,被占领的星系高达七十八个,可以说诺澜帝国的势力被缩减了一大半。

    要不是地盘太大,管理人手不够,说不定五年前就将诺澜帝国彻底毁灭了。不过现在他们也不好过,核心主脑主导的智能反叛仍在继续,真武星域又不断实施经济封锁,从诺澜帝国核心主脑那里得到的消息,他们现在将战略方向转移向了和真武星域相反的方向,似乎打算扩展外部星区累积战略纵深。

    说起来这场对外战争和伏应改革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出于政治需要,伏应掌门仍然将此功绩写入了改革三十周年大庆报告中,郑浩很自觉的为报告提供了详细的佐证,伏应也投桃报李,对郑浩的要求自此无不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