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文学网 > 网游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46. 我还只是个孩子

146. 我还只是个孩子

    阿帕满脸怒容的望着魏莹,以及魏莹足下的那头玄武。

    若非刚才那一瞬间,水流被玄武所操纵,因此让他右足踏空导致失衡的话,他就能够一击将青龙毙命!

    可惜,错过了最佳时机。

    “如果你只有这样的手段,那你死定了。”阿帕重新稳住身形,声音淡然的说道。

    他的神通能力虽然是控制水流,结合自身的领域能力,可以发挥相当强的效果。

    但是面对天生就是水域之主的玄武,还是有所不逮。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稳住自己的身形,将控制范围缩小到周边一圈的话,那么他还是能够和这头玄武幼崽抢夺一下控制权。

    “他好想很强的样子啊。”玄武的声音,在魏莹的神海里响起。

    御兽师与御兽之间,自然是存在着一套类似于心灵沟通的交流方式,或者说能力。

    这也是御兽师能够操纵御兽,让御兽配合自己战斗的原因。

    只不过,一般的御兽,例如妖兽那一类,最多也就只能较为表达自己的意思和想法,并不能以语言的方式来详细描述。如果是凶兽的话,那么对于御兽师而言就更麻烦了,因为它们只有最简单的情绪表达能力,连想法都几乎不存在。

    只有灵兽,才能够真正的做到和御兽师进行语言上的交流。

    这也是为什么御兽师在遇到灵兽时,会想方设法的将其捕获,成为自身御兽的原因。

    “是很强。”魏莹回应了一声,“如果你还有什么特殊能力或者本事的话,最好别藏私了。”

    “你说,我要是向他投降的话,他会不会放过我?”玄武有些天真的问道。

    魏莹差点气绝。

    不同于小青、小红、小白,是她从小带到大的灵兽,和自己有着极深的感情。

    玄武是她捕获的,而且因为之前的一些措施,导致玄武对于她这个御兽师的认可度极低。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什么忠诚度可言。

    因此会有这种想法,魏莹其实并没有感到奇怪。

    只不过在眼下这种情况,如此直接的说出来,魏莹就显得相当的气恼了。

    “不会。”魏莹冷冷的说道,“他只会把你杀了,然后取出你的内丹。要知道,他可是妖,而且还是能够操纵水流的妖,如果能够吞服你的妖丹,他的神通能力就会获得极大的增强,到时候实力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对于妖族而言,这种实力增幅的诱惑是不可能抵挡的,所以他肯定不会放过你。”

    “好可怕!”玄武的尾巴疯狂摇摆着,它似乎想要远离阿帕。

    “你在干什么?”魏莹的眉头一皱。

    她没想到,玄武这个家伙此时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想逃跑。

    “他太可怕了,我要远离他。”玄武直接回应道,“哪怕是那个黑黑的空间也好,你快带我回去吧。”

    “这里是他的领域,我们身处他的领域之中,走不掉的。”魏莹沉声说道,“快给我冷静下来!一起想办法。”

    “我还只是个宝宝。”玄武的声音都带有几分哭腔了。

    “想跑!?”阿帕可不知道玄武和魏莹的交流,他又听不到玄武的声音。

    从动作上来判断,他只看到玄武的尾巴突然疯狂的摇摆起来,这让他对于这片水域的掌控能力进一步的降低然后他就看到了玄武突然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退去,所有的湖水纷纷化作了助力一般,开始托着它后撤,就如同他之前利用水流推进的手段加速冲向青龙一样。

    所以阿帕毫不迟疑的立即朝着玄武冲了过去。

    自己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杀招手段,却没想到因为混进了一头玄武,结果导致他最终还是只能亲自下场虽说这并不妨碍他的实力发挥,可在阿帕看来,这就让他之前那种装模作样的行为显得格外愚蠢。

    别人会怎么想,阿帕不知道,也不想去理会。

    他只知道,自己那看起来格外愚蠢的模样让他感到脸颊燥热,显得格外恼怒。

    “快给我停下!”站在玄武背上的魏莹,冷声喝道,“你这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可是”

    “听我的指挥!”魏莹吼了一声,“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玄武没有再回话,但是它却是发出了认命般的屈服指示。

    它虽然已经活了上千年之久,但是诚然如它所言,它还只个宝宝而已。再加上一直以来,它都潜藏在一个氛围非常友好的小秘境内,根本就没有和外界打过交道,更别说交流了,因此这头玄武幼崽会害怕、胆怯,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它甚至连自身的很多能力,都没弄清楚,更多的时候都只是凭借着某种本能在行事。

    若非如此的话,当初在灵湖山水小秘境里,它也不会被小青和小红撵着打了。

    要知道,就血脉浓度和自身修为强度等方面,这头玄武幼崽才是魏莹目前手上最强的一头御兽不说小红被阿帕的一手神通逼得只能悬浮于高空,连领域都进不来也不提小青仅是一招就差点命丧阿帕的手上被魏莹称为小黑的玄武,可是能够在阿帕的领域内和阿帕抢夺这片水泽的控制权,这就足以证明玄武的能力了。

    但是这也仅仅只是让玄武拥有一份自保能力而已。

    想要在阿帕的领域内击败阿帕,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她就算现在强行突破境界到凝魂境,也绝不会是阿帕的对手。因为能够对抗领域的就只有领域,而魏莹就算突破到凝魂境,她也得先明悟自身的领域雏形,然后凝聚出自身的魂相,接着才有可能掌握领域。

    初入凝魂境的修士,并不见得就比本命境巅峰的修士强多少。

    更何况,阿帕可不是精修武道一途的凝魂境强者。

    他真正擅长的不是术法、神通,而是面对面的近身肉搏。

    就如同剑修,他们就讲究“一剑在手天下我有”的理念,只要手持利剑,这天下就没有他们不能去的地方,也没有他们不能敌的对手。

    武道一途的武修也是如此。

    武器所能达到的攻击区域内,就是他们的无敌范围。

    阿帕没有惯用兵器,他更相信自己的拳脚。

    所以能够被他的拳脚接触到的范围内,他就是无敌的至少,以魏莹羸弱的体质能力,哪怕就算同样的境界修为,一旦被阿帕近身,她也绝不会是对手。

    因此从一开始,魏莹就没想过在这个领域内击败阿帕。

    她所思所虑,就只有自保。

    以及。

    将苏安然送出这个领域。

    只是时间,已经不容魏莹过多的思考。

    阿帕的速度极快。

    转瞬间距离玄武的头部就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而离站在玄武背上的魏莹也仅有不到十五米的距离。

    这对阿帕来说,也就只是一、两秒的事情而已。

    “漩涡!”魏莹低吼一声。

    一道漩涡,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阿帕立足的水面下。

    玄武并没有试图去跟阿帕抢夺控制权,它能够感受到,在阿帕周身半米左右的范围内,那片水域的控制权被其牢牢的把控在手上,想要抢夺过来根本就不现实。

    因此,按照魏莹的氛围,玄武根本就不去理会那片区域。

    它直接控制了阿帕周身三米范围内的更大区域,而且也不是利用这片水域来困住阿帕,而是直接让这片水域范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海底漩涡,将周围的湖水全部抽干。

    如此一来,纵然阿帕对于身边的水域拥有极强的控制能力。

    可要是他所操纵的水面连最基本的立足根基都没有了,那么他就算拥有再强的控制能力也没用地底及周围连接的地面都塌陷了,你就算站在一块板砖上也没用了。

    果不其然。

    完全塌空的湖水,让阿帕连控制的空间都没有,直接就掉落到了湖底。

    “合拢!”

    魏莹再度发出一道命令。

    漩涡瞬间就停止了旋转。

    而失去了漩涡的力量流转后,周围的湖水瞬间就开始朝着空缺的区域猛然合拢。

    如此强烈的压强冲击,就算阿帕再怎么精于武道修炼,想要不付出一点代价就脱身,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毕竟,他又不是地仙境大能。

    魏莹没有去理会此时需要面对海水扑涌的阿帕,她直接开口问道:“我师弟呢?”

    “还没死。”玄武回答了一声。

    它对这片水域拥有极强的掌控力,这等若是说这片海水就是玄武身体的延伸,所以对于水域内的情况它自然是了如指掌。

    “我用水泡护住了他,把他藏在了淤泥里。”

    在苏安然落水的瞬间,魏莹就已经将玄武召唤出来了。

    只是那个时候,玄武还处于闹情绪的阶段,所以魏莹也没办法指挥玄武做太多的事。直到后面跟玄武协商完毕,在青龙开始展开攻击时,魏莹才让玄武想办法保住已经卷入水下暗流的苏安然。

    但是那时候情形比较危急,魏莹自然也没来得及询问玄武是如何保护自己的师弟。

    不过好在,玄武虽然只是个孩子,但它毕竟不是真的蠢。

    “将我师弟送到最边缘的区域。”魏莹再度说道,“现在只有将我师弟送出这个领域,他才能给我们搬来救兵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必须尽可能的做好一切防御,拖延死亡时间了。”

    面对拥有领域的强者,说实话魏莹自身也没什么好的应对手段。

    哪怕就算她手上四只御兽都是完好的,也很难对付得了这么一位强者,更何况她现在手上就只剩一只玄武幼崽。

    不过也好在现在唯一能够动用的是玄武幼崽,要是换了小红或者小白、小青等灵兽,魏莹此刻只怕已经死了。

    “六师姐!”

    魏莹的传音符,突然传来了苏安然的声音。

    “师弟,我现在将你送到阿帕领域的边缘,我会动用最后剩下的一点力量,破开一道领域缺口,你必须趁此机会逃离出去,跟五师姐她们汇报这里的情况。”魏莹的声音显得非常急促,“我会尽可能的拖住阿帕,小红已经在外面准备了。”

    “师姐,我们一起走。”

    “没用的。”魏莹沉声说道,“小黑无法维持那么久的力量,而且如果我和你都逃出去,留在这里面的小黑肯定会死。只有我和小黑联手的情况下,才能够拖住阿帕。”

    “师姐”

    “轰”

    一道极为狂暴的气息,猛然从湖底爆发而出。

    伴随着如此狂暴强烈的气息冲天而起,整个湖面甚至都被炸开了一道近三十米高的巨大水柱。

    尔后,湖水化作蒙蒙细雨般落下。

    一条通体碧绿的青蛇,从湖底露出小半截身体。

    这小半截蛇身便有近四米的高度。

    它轻吐着蛇信,然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魏莹和玄武,蛇瞳里有着极为明显的愤怒之色。

    毫无疑问,这条青蛇就是阿帕的本体。

    与一般修士凝练魂相不同,让魂相拥有其他种种妙用的修炼方式不同。

    阿帕直接就将魂相与自身的妖族本体相互结合到一起,虽然这种修炼方式会导致阿帕无法单独分化出魂相,也没有其他修士那样释放魂相后拥有的种种神奇妙用但是相对的,这种修炼方式却是可以让妖修的本体变得更加强大,而且在没有解放本体的时候,也能够借用部分本体所具备的力量。

    这一点,也是之前阿帕为什么可以一掌就差点拍碎小青脑袋的原因。

    可以说,玄界的修炼方式并非一成不变或者是固定的套路,每一种已经被摸索出来的成熟修炼体系,都是有着各自不同的利弊,或者说优点和缺点:或许对某一类人不太合适的修炼方式,却是偏偏非常契合另一批修士的修炼方式。

    看着这条本体长度起码得在十五米左右的青蛇,魏莹终于将内心那一丝小小的恐慌情绪彻底排除。

    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如果和阿帕硬拼一把的话,那么她或许还有一丝存活的可能性。

    但如果一昧只想着逃跑和保命的话,那么她今天就将真的要陨落于此了。

    “希望小师弟来得及吧”

    魏莹轻轻跺脚:“小黑,不用怕,我们一起上吧,就算输了,黄泉路上也有我做伴。”

    “我不想死啊,我还只是个孩子。”

    魏莹觉得,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那种慷慨氛围,就这么没了。